日常失联的妖酱

很高兴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

【全职/男神x你】 有个恋爱请你签收下

★带联盟四苏和小周玩
★其实就是恋爱练习啦
★这儿妖酱随意勾搭w喜欢的话就点下小红心和小蓝手吧

[只有一间单人房]
古镇的夜似乎格外的静,沿着由石头堆砌而成的小桥一路挂着的红灯笼,淡淡渲染开的光晕投影在喻文州的眉眼,你转头看他,忍不住莞尔。
他见你停下脚步,索性缓下步子牵过你的手,拉着你走。
旅店里仍然是热闹的,夏夜里蝉声不息,有老人扇着蒲扇坐在一旁的藤椅上品茶,也有年轻人面前搁着盘瓜子,低头刷着朋友圈。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只有一间单人房了。”服务员笑着看向你们。
没等你回答,他已接过了房卡。
房间格外整洁简单,两个人并不显得拥挤。喻文州拿了干净的衣物,习惯性的解开了几粒衬衫纽扣,走进浴室。
听见有水声流淌,你才想起今晚,他要和自己睡在一张床上。
睡一起的话,是不是会…
你收拾好行李,没再多想,坐在一旁看窗外的游人与夜景。
他很快就出来了,房间有些暗,你开口问他,“文州,几点了?”
他抬腕发现表已取下,又折回浴室拿出,,“十一点二十。”
“到床上睡了吧。”你轻声说。
简单洗漱后你躺上了床,他在一旁的木椅上看着晚间新闻,过了约一刻钟,走到床的另一侧,躺在了你身边。床不是很大,你能感觉到他的拘束,轻轻翻身,把被子往他那边攒,手也顺势放在他的腰间。
“不困?”他带着些许笑意问你。
你闷声,不说话。隔着薄薄的衣料,他从身前握住你的手。你的气息恰好扑在他的颈肩,他下意识避开,然后转过身来面对着你。这个角度,刚好可以透过领口看见你的白皙的皮肤,你见他喉结动了一下,下一秒,便沿着锁骨吻下去。
你的衬衣纽扣被解开几粒,你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但他似乎没有进一步的意思。
你凑上去吻住他,他搂住你,然后回吻,最后,轻声在你耳边说,“只能委屈一下自己,等到新婚之夜了。”
窗外月色格外温柔,一切仍是静得不像话。

[提着行李箱的转身看见]
参加完一个重要朋友的婚礼后,你匆匆坐飞机赶回。张新杰工作忙,所以没有办法陪同你去。
在等候行李的时候,顺便手机开机,便见到他发来的短信,他已经到机场外了。
昨天夜里他打电话来问了你回来的航班号,算好了时间,还好今天的飞机没有晚点,他没有多等。
拖着行李箱往出口方向走,隔着二十米的距离,你便看见有一个挺拔的男人站在门口,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简单的素色长裤和格子衬衫。
走到他身前,拉过他的手,“工作那边的事解决了?”
他笑起来,竟意外地搂住了你的腰。
他不是一个喜欢在外人面前与你太过亲近的人,于别人来说或许有些礼貌到疏离的地步。
力道不算大,但足以把你带入怀中,你的胸口贴着他,拉着行李箱的手放开。
“昨天下午从上海回来。”他说,想起什么似的又补充道,“我看见了你在婚礼上的照片,伴郎很标致。”
作为朋友的伴娘,你不得不承认,伴郎的确是一个五官周正长相帅气的人。
你笑起来,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靠近他压低了声音问,“所以,你回来的原因,有没有一部分是因为吃醋了?”
他没说话,算是默认了,拉过你的行李,牵着你向停车场走。身后机场里涌出的冷气仍源源不断,心里确实意外的暖。

[“我忘了拿浴巾”]
和他在外逛街却偶遇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分明街头还是阳光明媚,迎面确是一场席卷着湿冷气息的雨。
有些措手不及,最终以他脱下外套裹着你回家作为结束。
回到家他立马把你塞进浴室里,打开暖气,然后示意你洗澡换衣,没有多余的话,他便关上浴室的门出去了。
洗了一个温水澡,你感觉周遭气温都暖和了不少,却在关上水龙头的那一刹那,想起没有拿浴巾。
虚开一条门缝,你看向门外,他正坐在沙发上,神情严肃认真地盯着身前的摆钟。你叫他,“小周…”
他后知后觉地转头看向你,眼里带着疑惑。
“浴室里没有浴巾。”你说。
他一下子站起来,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走进卧室里拿出浴帽和浴巾站在浴室门口递给你,透过门隙,它可以隐约看见雾气后的一片旖旎春色。
他红了脸,你接过浴巾,但他没有放手,低头问你,“以后…一起洗?”

[床单要白色还是蓝色]
周末和王杰希一起去看了场电影,他本是一个生活重心都在工作上的人,能有这样的闲心陪你大概还是有些意外吧,没想到他说,既然都来了,就去逛一下商场。
你自然是答应了,两人一起去买了第二天的早餐,最后逛到了三楼的生活用品区。你在一边挑选着新的毛巾,顺便打算买些鞋套和纸杯回家,应对过年赶来的个人们。回头不见他的身影,环顾四周发现他正在床上用品区和服务员交谈着。
走过去问他,“杰希,你打算买些什么吗?”
他低着头仍是在翻阅着手中各种样式的被套和床单,过了会儿缓缓开口,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反而问你,“床单要白色还是蓝色?”
你愣了愣,反应过来后笑了,“白色吧。”
也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说,喜欢白色床单的人,大多感情上比较认真专一。
他也笑起来,低下头对你说,“也好。不过可能会比较难洗。”他的声音很轻,不过端来茶水的服务员还是听见了,掩嘴笑着走开。
他眉眼里满是笑意,恍惚间你才觉得,身前的人,真的是有一双很好看的眼,仿佛可以从中看到小桥流水,看到斗转星移,看到那些你错失掉的在遇见他之前的岁月,与之后太长久的美好时光。

[领带歪了]
新年回家拜访父母那天,叶修意外地穿了正装。
似乎他在面前很少注意过自己的形象,大约都是穿着简单的短袖或是衬衫,从未打过领结什么的。
为了搭配你挑的连衣裙,他也只好配合着穿上正装了。
你倚在门口看着身前的人不慌不忙的系领带,有些好笑地看着他不熟练的样子。他察觉到你的目光,转过头来对你说,“杵在那儿干嘛。”
观察了半天,你还是走到他身前,解散他系歪的领带,利索地系好。
“我说,你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你笑着看他。
他轻轻拉过你,挑了挑眉,没作声,只是盯着你看。好半天他才开口说,“还说哥?你看看你穿的不像个小姑娘?”
一条素色连衣裙,添了一分清纯,化了点淡妆似乎恰到好处。
你笑着,不反驳,把身体靠过去,凑到他耳边问他,“那你,有没有对我有一点非分之想?”
他背过身去,没理会,只留下你一人在旁边笑得直不起腰。
晚饭是在他家里吃的,算是团圆饭。为了应酬亲戚朋友,家里又有给长辈们敬酒的习俗,晚宴的时候他喝了些酒。
送完客后回房,刚关上房门,他忽然就压了过来,你反应过来时,唇齿间已满是红酒的香醇。
他吻得炽烈,毫不保留,你拉着他衬衫的袖口,迎合着他。他握住你腰的手有些紧,最终他才放过了你,在你耳边,像是要说什么,隔了几秒才开口道,“这是对你今天早上问的问题的回答。”

Fin.

假期终于回来啦w
懒了大半年要恢复我周更的日常不能再咸鱼啦★
比个哈特

评论(15)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