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失联的妖酱

很高兴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

【楚苏】 留声

好久之前的文w
好怀念那个时候自己产文的速度呢
混更w

2015.11.  留声
[没有什么人,生来就是为了战争的]

初始.
  楚子航鼓弄着那台老旧的留声机,手摇柄端经过长时间的摩擦,已变得光滑明亮,或许是因为老旧的缘故,那些兹--拉的声响总是干扰着他。
他眉头紧蹙,看着嗞嗞呀呀不能正常放出声音的磁针第一次感到无从下手。终于,他伸出手向上推了推精致的银边眼镜,取出珍藏已久的不知名歌手的绝版唱片装回盒中。
  封面上的女人妆容恬淡,黑色的短发很是利落,清澈透着迷茫的眼神不知道在看谁。
好像想到谁了,可是忽然记不起…
唱片上的人好像和谁长得很像…
  楚子航拿着唱片的手顿了顿,终究把它塞回了书柜的某个角落,封面上女人的脸,再次被黑暗埋没。而他想到的,却是辛德勒的名单里,唯一的红裙。

过往.
  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就模糊了人的记忆。
  楚子航揉了揉太阳穴,隐隐的胀痛感。刚才的画面像是开启了遥远记忆的开关,心中翻涌上来的莫名情绪令他措手不及。
  是谁。
  你是谁。
黑色的短发,上扬的嘴角,还有最后。到底是什么,只是在最后他也没有想起来,因为那个熟悉的影子逐渐消失于他的脑海,接着是一片血色。
她的胸口有一把刀,银色直荒眼。

似乎.
  他不慌不忙地围好围巾,提着花束锁上门离开,“砰-”用力大了一些,门的声音很响。
  地铁上是安静的,车厢内的人并不多,窗外飞快掠过的一束束晦暗灯光照在蜷缩着打盹的白猫的背上,猫趴在一位小女孩的白裙子上。
广播播着前方因事故导致线路堵塞不通的消息,人们开始议论纷纷,同时向外走去。
  黑暗的通道中灯光显得苍白无力,跟着人群走到了上一站的出口处。
不喜欢地铁里,回忆的味道。
  他抬手遮挡住过强的直射阳光,看清楚悬挂在空中的物体后瞳孔骤然紧缩,好像是谁穿着白裙从高空坠落的身影,楚子航清楚的看见那人坠落的背影,只是在之前。

接近.
走出地铁站,如梦一般,无数片段如羽毛在他身侧飞舞,那片羽毛的过往轻触他的唇。
如同情人的吻。
就像是有次他俯身亲吻一个女孩的唇,背后是一片不忍目睹的废墟,女孩身上伤痕累累,最触目惊心的是胸口的刀片。
像是被鳞片划开,血流淌着。
楚子航不想去想了,他想睡一觉。怀中的人像是羽毛一般轻,没有重量没有温度没有血色。
最终在这个夜晚,缓缓的像羽毛一样,脱落了,挣脱了他的怀抱。
唇角还有余温。

尾声.
外面没有空调,暖和一些了,楚子航想在一个咖啡厅喝下午茶,顺便还要处理一些学院的琐碎小事。
停留在马路边,看着车辆拥挤缓缓挪动,好像是齿轮停止了,一切都慢了。
他好像想起来了。
刀片的一头插入女孩的心脏,另一头,是他修长的手指紧握着。
他也好像记得,他好像吐出了两个字眼。
“苏茜。”
车流又开始动了,指示灯变为红色,他系好滑落的围巾,逐渐拥入了人潮涌动的街区。

未遂.
雨停了。
楚子航从咖啡厅出来,困意立即缠绕住他。
没有结果。
抬头对上雨后的天空,说声对不起也听不见。
身后的咖啡厅的背景音乐忽然切换了。
--
如果你愿意,可以把我记起。
如果你愿意,也可以把我忘记。
或许我会想起。
或许我又会把你忘记。
--
她从来不属于这里,所以被带走了,她不属于这里的任何一个地方。
“苏茜。”
那个音节哽在喉咙里,好久好久。发不出来。
没有什么人,生来就是为了战争的。她只是为了自己,为了拿起枪去打拼出一片天,只是不巧成为了战争的牺牲品。而楚子航,只是碰巧伤害了她而已。
他的出生仿佛就是拼搏带来安心,但他不属于战争。
他不爱她也不怀念,但他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难过,难过由他来结束,这一生。

end-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