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失联的妖酱

很高兴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

[楚苏] 空白格

Cp.楚苏
By.妖酱

-
但是怎么说总觉得,我们间留了太多空白格。
-
在很多年以前,那时候苏茜还只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就喜欢坐在摇椅上听故事,爷爷的蒲扇在一边不停的摇,蝉鸣聒噪不息。
她记得的故事为数不多,唯独有一个故事记忆得异常深刻。
那是一个关于萤火虫和椿树的故事——
“椿树是一种迟钝无聊沉默命长无脑的树,因为寿命太长,所以反应非常非常非常慢。你问它一句话,要三年后才能等到它开口,十年后才能听它说完。但萤火虫只能活过一个夏天,若是碰上鸟雀,或是连一个夏天也活不满。
这只萤火虫蜷起六条小腿落在椿树的老皮上,那是一身风雨不动的皮,但椿树神奇地感受到了那六点轻轻的触感,就像蜻蜓点起的涟漪一般掠过它漫长的生命。
'嗨!'声音小而透明。”
爷爷并没有把那个故事讲完,因为约定在下一个夏末见面的时候,在完成这个未了的心愿,随后苏茜便跟着父母搬去了另一个城市。
可惜这个夏天过了没多久,离下一个夏天还很远很远的时候,爷爷就已经不在了。
-
后来,在最好的年龄里选择了出国留学。父母送她到机场,但是她一直都很害怕离别,因为当她在走很远的时候,再回头看到自己父母已渐渐老去的模样,就会改变主意。
她没有让父母陪自己过安检,只是在走进去的第一步,她回头看了一眼。
母亲身体越来越弱,很多病都会在这个年龄段一触即发,父亲的老去是她一点点看在眼里,记忆力越来越不好,很多时候说了很多次的东西还是记不住。
她笑了笑,然后她忽然想到了天堂鸟的花语。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永远不要忘记你爱的人在等你。
-
她在卡塞尔学院度过的时光很美好,有一个心有灵犀的活泼室友,也遇到自己倾心的少年。
或许结局不是那么好,但她依然怀念。
他们在一个办公室,坐在对着的桌子的两边工作了一整夜,但自己竟然很没出息的睡着了,醒来时肩上多了一层薄薄的毯子。
他们在一个晚上,站在学院最好的位置看烟花,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看。
很多年后她想,也许也正是楚子航这种风度,给人若有若无的关怀,她把这些都放大成了别样的感情。
-
毕业后她毅然选择了回国,找了一份安稳的工作,也开了一家自己的咖啡厅。
在某个周末的午后,和咖啡厅里的一个少女聊得很合拍,她忽然问起自己是不是有过什么经历,她回答说她前半生到现在一直过得平平淡淡。
少女问她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她如实回答,有。然而出乎意料的,少女竟忽然自己讲起了暗恋的囧事,并说自己讲了苏茜也要讲一个。
然后手机忽然亮了,朋友圈里有一条新动态。楚子航给一张照片点了一个赞。
那是很久以前的一张照片,拍的是卡塞尔学院的夜景,和自己笑着的侧脸,是那个一起看烟花的时候拍的。
她忽然回想起来,自己和楚子航几年没联系了。
现在是北京时间的午后两点,学院那边又是傍晚几点。这样一个充满猜疑的赞,竟让她觉得生活带来的莫名感动。
但转而又想,或许只是因为别人问起苏茜,他回想起那个夜晚,把照片翻出来给对方看而已呢。
然后她平静的放下手机,继续聊天。
-
苏茜一直很喜欢一句话,她甚至把这句话写在了咖啡厅的心情墙上。
现在,她柔声看向窗外,然后扭头对身边的人笑着说——
也许你也遇到过一个让你想到就慌张的人,却不必再相见。
-
萤火虫最后的故事是这样的。
“椿树在三年后才反应过来,它回了一句'你好'。这是萤火虫死去的第三个夏天。这是一个连说再见都太晚的时节,椿树只好不停地重复那个夏天,假装那只嘴贫的萤火虫还在身边。”
苏茜在第二年回卡塞尔学院的时候,和诺诺聊起过去,她聊起自己以前,那么自然。
然后诺诺忽然提起了楚子航,她说,你知不知道他回国了。
苏茜笑了笑没有回答。
其实对于她来说,也是意料之中的结局。那年一起看烟花的时候,苏茜问楚子航世界上什么最可怕。楚子航想了想,很认真的说,时间。
最残忍的时光万丈,把彼此都磨成陌生的模样。甚至很久之后,她在某个相似的夜晚忽然想,如果他们之间差的只是时间,那该多好。
可惜相隔如茫茫银河,一片空白待续,却都不愿谱写。
-
那天坐上回国的飞机的时候,前面有个人十分眼熟。
当她提着包去候行李时,才发现原来是路明非。他们简单的寒暄了几句,然后路明非也忽然提及了楚子航。
“面瘫师兄…过得不怎么快活。”
“师姐,你可能不知道他的好多习惯都是你惯的。”他笑言。
苏茜没有说话,她只是觉得好像过去的很多东西都轰然倒塌,包括那个照亮了好长一段时光的少年。
“我哪里能和现在的师妹比,论姿色论幽默都自愧不如。”苏茜说。
世界上本是不存在比较的,只是存在适合与不适合。在苏茜想要将自己的一切契合进另一个人的生命时,他却将所有的无言都倾注在了另外的地方。而也是这样的时差,给他们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空白。
就像是距离产生美一样,年少时很多东西,即便不尽美好,到多年以后也会变成怀念。
她不想以这样的方式怀念的楚子航,她所怀念的并不是那个人,而是年少时的那份慌张。
“师姐,你有没有想过面瘫师兄再续前缘什么的。”
苏茜笑了笑,提起了自己的行李,向前迈出步子,回头看了一眼路明非。
“我记得一句话,不以婚姻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
笑得释然,好像从来没有对什么耿耿于怀过。
她已经明白了,她要做的就是向前看。不追究过去,只面朝未来。
-
分开也许是选择,但也可能是我们的缘分。
你没有如期归来,这正是离别的意义。

完—

真的是好久没有写过楚苏了。
椿树的故事并非原创。

顺【苏茜的同人本还剩了10本在我家里呢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