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失联的妖酱

很高兴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

【喻文州x你】 时光缓

by.妖酱

“大概喜欢一个遥远的人的好处就在于,他永远是记忆里完美无缺的样子,并且总能在难过的时候给自己无声却有力量的安慰。”

1.
北方冬日清晨的地铁上,赶去上班昏昏欲睡的你。
在太阳还没升起的黑夜里搓着双手钻进地铁,等到挪出地铁站才发现,漫长的黑夜已经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日光。下夜班的人提着包脚步匆匆,在卖早点的小贩的吆喝声中,新的一天开始了。
好像每一天都是这样,什么都在意料之内,就像以前你所想过的那样,不同的,仅仅是他没有在你的身边。
你从自动贩卖机里取出一罐咖啡,然后裹了裹颈间的围巾。手机上显示着近些天的天气,要大降温了。也是无趣地翻着联系人,然后恍惚之间,看见存在手机里的那个名字,熟悉而陌生,好久好久都没有联系的那个人。
你想打一个电话,就是像老朋友那样叙叙旧,想发一条简单而平凡的问候短信,问问他是否一切都好。可惜的,你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列车进站了,你随着人流缓缓挪动着,把手机随手塞进了外套包里。
也不知这个时候他会在哪里,你想。


2.
你们在同一个高中,听身边的人提起过他的名字,说是一个温润的学长。
真正认识他的时候,大概是艺术节。
他一个人在台上唱了一首你没有听过的情歌,尾音终了后,他轻笑一声,还未来得及拿开话筒,那声轻笑便传了出来,温润如玉。
你便记住了,他的样子,他的声音,以及他的名字。
后来的比赛你都没有认真看了,目光追随着人群里那唯一身影,一件白衬衣,身材高挑,倒是很好认出来。你看他穿过人海和学生会会长闲聊,靠着墙壁目不转睛地看台上的表演,偶尔会微微低头和身前的人耳语两句。
灯光下他散开的额发微遮他的眼,你朝那个方向轻轻的笑了。
再次遇见,是和好友一起去吃米线,学校门口那家店生意很好,打算去试一试,刚踏进门就看见他坐在靠里的位置,对面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姑娘。
他听着身边的人絮絮地说着什么,偶尔弯起眉眼微笑。
你内心想,啧,吃米线都吃得不认真。
像是感受到身后你目光,他竟转了头,刚好对上你来不及躲开的眼,他眼里一片笑意还未收,就这么看着你,大约五秒后转过身,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继续聊天。
从那以后,你就常常看见他的身影了,也许是格外留意的缘故吧。你的小心思很快便被身边的闺蜜发现了,她是个比较闹腾的姑娘,每次提起喻文州时,她便会特别欠地用“你的honey”代替他的名字,你红着脸,心里却是暖的。
你发现他晚自习第一节下课会去接水,发现阳光明媚的午后你会看到篮球场上他的身影,你们会在走廊里无数次地偶然相遇,也会无数次的擦肩而过。

3.
这样的肆意窥视一直到有次晚自习,你也去接水。意料之中,他正站在饮水机前扭开水龙头,你走到他身边,装作若无其事的接水,然后若无其事地离开。
直到第二天中午,你发现他路过你所在班级的门口,停下脚步,向坐在第一排的同学指了指你,示意你出去。
带着些许不安地走到他身前,把手里的那本笔记本递过来,“你昨晚忘在饮水机那里的,之前一直抽不出时间还给你。”
你道过谢谢,接过的本子上还有他的余温。
他在学生会,有一周在你的班级检查清洁,走进门来会和你对视两秒,看到地上的小纸屑也自己弯腰捡起来,不扣分。
你所在的班里,你的后桌和他比较熟,有次他走后悄悄问你,你们是不是有情况?你红着脸一本语文书扣在他头上,却在心里暗自欢喜。
后来,大概是你后桌的缘故,他知道了你的名字,你们算是认识了。
大致是学校的安排,你在学生会的工作被安排到了图书馆,整理那些被乱放错放的图书,有一本书太好了实在是够不着,就见他微笑着向你走来,拿过你手里的书,轻轻地放上去。
“晚上有时间吗?学生会的大家一起吃晚饭。”他问你。
你点头答应,然后告诉他,“我知道啦,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晚饭时刻,在学校门口你并未见到他们,没想到他打来了电话。其实也是情理之中,进会的时候登记过电话号码,他又是学生会高层,自然知道不难。
隔着人山人海他在电话那头,对着刚跨出门口的你说,“在学校那棵香樟树下等着,先别挂电话。”
你听话地往回走,然后他的声音传入耳中,“我看见你了,你直走。”

4.
你们最终选在那家米线店里,围了一大桌人。
“这里的酸菜米线很好吃。”他低头在你耳边说,气息扑在你的耳边,有些痒。
忽然就有学姐问起,你还是不是单身。你如实说,没谈过恋爱。
坐在对面的人便开始起哄,说什么要不要今天选一个?
你有些无措,你不太算太会为人处事,在不太熟的人面前多少有些拘谨。
没想到的是,喻文州很自然的把手臂搭在你背后的椅背上,一言不发地笑着看着众人。
你听见自己的心跳,若无其事地低头吃米线。
就从那一刻一直到吃完饭,你几乎都是下意识地做着所有事。有些恍惚,觉得身前这个人,离得好久,却又感觉那么的不真实。
在返回的路上,你和那个学姐聊着些陈年往事,没有注意到有人想从身前经过,她还未来得及阻拦,眼看着就要撞上,就被人往后拉了一下。
他站在你的身后,把你往怀里拉了一下。
你低着头道谢,耳边是他轻声的那句小心。
后来人大多都走完了,你和他站在车站等公车回家。他的目光投向远方,语气很轻,“有没有想过以后要去哪里?”
你顿了顿,说,“大概,想去北方看一看吧。”
路灯的光映在他的侧脸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晕,他听了你的回答,没有再回话,只是并肩等着下一辆公车。
你有好多问题想问他,比如,你有没有喜欢的人。比如,你以后会待在南方吗?比如,毕业了以后你会去那里,我们还会联系吗?
可是你一句也问不出口,你找不到一个问这些问题的理由。


5.
喻文州高三以后,辞去了学生会的职务,你们便很少见面了。教室不在同一栋楼,他每天早晨起的很早,要是遇见,也是你故意早起创造的机缘巧合。
时光真的走得很快。
他毕业了。
你没有问过他对未来有什么期许或者打算,听学生会的部长说,他考得不错,或许会去北方读书。
最后,在毕业典礼上碰见了他,那个时候高二的你还没有期末考,你留在学校看了一场不属于自己的毕业典礼。
他穿着白衬衫,像初识的那样,站在台上主持着毕业典礼。他一直都是那样耀眼,而你却习惯了平平淡淡不温不火的生活,习惯了做一个平凡的人。
下台休息的时候,他从人群中认出了你,对视了五秒后,笑着挪开了眼。
有些失落的低头,发现他打来了电话,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听见他说,“等我主持结束来找你。”
你说好,声音有些涩。
最后,你们在学校里散步,走过那棵陪伴了他三年的香樟树,走过你们相遇过无数次的走廊,走过他原来的教室,走过未清醒时并肩晨跑过的操场。
这是你们唯一一次牵手,是他主动的。也是记忆里的最后一次。
绕了好长的路,最终还是到了校门口。你松开他,朝他微笑,然后说,“那,再见。”
他低着头对上你的眼,也微笑着,“嗯,再见。”


6.
你再也没有见过他。
高三一年努力学习,很争气地考去了北京。偶尔会在微信上和学姐聊起过去的事,学姐说,他在南方,每年冬天都挺暖和的,问你为什么要走那么远。
你没有告诉她,你只是以为他在那里,才一腔孤勇到那个离家很远的城市去。
她是知道你的心思的,她不点破,你也不提及。
你手机里依然存有他的电话,但你们从未联系,只是有一次,新年佳节装作群发短信的样子,发了一条短信给他。
祝各位同学身体健康一类的,一般人看了都不会回复的短信。
大约过了五分钟,他回复了,说,新年快乐。
不亲近亦不疏远,就像从前一样。
你忽然就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复从前了。你曾落在饮水机处的那本笔记已经不知所踪,你再也不会每节课间都去走廊里走走只为遇见一个人,你不会悄悄记下他的喜好,也不会因为同学的起哄而脸红。
忽然就想起一句话,也许你也有一个想到就慌张的人,却不必再相见。



尾声.

南方微凉的风穿梭于城市的各个角落,喻文州正慵懒的靠在木椅上,早餐在微波炉里打热,他便坐在一旁看看早间新闻等候着。
在梦中不知道一阵雨后院子里的树叶簌簌掉落,即便是南方,冬日里也依然会有凉意透过袖口。
他眯起眼小憩,直到手机屏幕突然亮起。
“早安。”这是你来自北方的问候,隔着万水千山,隔着茫茫人海,将所有的想念都缩成一个词的问候。
他的眉眼弯起,嘴角仍带着浅浅的笑意,输入,“早安”。

他不是未曾想过你们的结局,只是你们都缺了一分勇气,也许,你们只是留下了这秘密,打算来日方长慢慢告诉彼此而已。

Fin.

作为我喻的正室【厚颜无耻
打算下一篇写后续✓最后你们还是在一起了('・ω・')
我真的很喜欢每一个自己笔下刻画的姑娘,她们就像是我自己生活的影子。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我会慢慢写的

一起加油

评论(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