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失联的妖酱

很高兴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

【伞修】空白格

【伞修】空白格

但是怎么说总觉得,我们间留了太多空白格。

[0]
那是一个每一年清明都会来店里买一束花的男人,听他与同行人的交谈得知,他叫叶修。那时我对于荣耀并不热衷,所以并不熟悉他,以至于后来听说了他的故事,将一连串的事联系到一起,酸楚与某些说不出的情绪涌上心头。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他来的情景。
他刚一来店里的时候我正在裁剪门口肆意盛放的花。我抬起头来,刚要把手中的枯枝残叶扔出去,却透过身前重叠的叶片看到了他。
一身正装,看起来有点不合身。
我眨了眨眼,“玫瑰花已经卖光了。”
他回过头来看着我,也没说话,只是环视着花房。
“是送恋人,还是去墓园扫墓?”
我继续裁剪,败坏的枝叶似乎已快在落地窗前成堆了。耳边是枝叶摩擦的沙沙声,席卷而来的是不易察觉的雨后花香,我抬头看他。
“去扫墓。”他点了一支烟。
他声音清冽又带着些许沙哑的感觉,夹杂着细雨敲打青石板的脆响,格外好听。我看不清他的面容,只看见他拿起一束花,看到他修长的手指。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会听到一个故事,带着淡淡的烟草味,隔着十几年这个城市断续的雨幕和晦暗的现实。

[1]
那是一个夜晚,他在网吧里碰上了苏沐秋。
叶修刚离家出走,到网吧里忙着找自己的位子,只是匆匆瞥了眼一旁对着电脑操作熟练的少年,心默默吐槽这家伙瞅着人模人样的一积极向上的中国好青年,没想到也来这种地方。
叶修后来常常笑话苏沐秋,“长得挺像老好人的没想到是这么个人啊。”苏沐秋也会反击他,“你个离家出走的好意思说我。”
后来他被苏沐秋收养回家,见到苏沐秋口中常提起的妹妹苏沐橙,那个苏沐秋一提起眉目间总带着骄傲的姑娘。
在狭小的出租屋里,苏沐秋就和叶修挤一个床上,早上的时候苏沐橙很早要去上学,等到他们俩睡醒基本上已经是艳阳高照的十分了。
叶修有赖床的习惯,苏沐秋只要一睡醒就先去把早餐做好再回来催叶修起床,最开始是推肩再到后来拖着脚拖下床,但叶修都不吃这套。
最终苏沐秋也认命似的问,“还不起床吗?”
“等你来亲我啊,早安吻懂不懂。”叶修故意开玩笑。
“滚。”

[2]
苏沐橙特别喜欢看自家哥哥和被哥哥带回来的少年嘴炮,有次回家就看见两个人背对着背,站在镜子面前,苏沐秋悄悄踮了脚被叶修发现了。
“苏沐秋你别耍赖啊你不准踮脚。”
“长的高怎么了你还不是比我小,叫哥。”
“呵呵。”
“不叫是吧,下一个月臭袜子你自己洗。”
这个时候苏沐橙就掐准时间冲进来,挡在两人中间,两只手各拍身边的人的脸一下,“好啦好啦”
苏沐秋见自家妹妹回来了,笑得那个叫如沐春风,叶修在一边啧了一声,就见苏沐秋把之前切好的西瓜端到桌子上。
“沐橙你不在家,你哥都舍不得把西瓜给我吃。”叶修瞅了身边的苏沐秋一眼。
沐橙笑了笑,给叶修顺下毛,然后吐着西瓜籽,缓缓开口道,“我哥是妹控,你要习惯。”
叶修不屑地对着苏沐秋的背影翻了一个白眼,没料到苏沐秋像是感应到一般,恰好回头,然后扬起一个温和的笑容,递过来一块西瓜。
啧,这个人。
接着,苏沐秋装作很受伤的样子叹了口气,“我们之间的关系廉价到一块西瓜就可以维持了。”

[3]
可能是从小就被爷爷奶奶灌输了,生病要喝热水自然好的理念。叶修生病的时候,从来不会吃西药,或许还有怕苦的缘故。
有一次换季的时候温度骤降,叶修得了感冒还有些发烧,苏沐秋看他这样,就自己去接沐橙放学回家,让叶修乖乖在床上躺着等他们回来。
叶修发着小低烧还能趁苏沐秋不在的时候偷偷跑个任务,但苏沐秋一回来就被赶上床养病。
苏沐秋和他挤在一张床上,稍微显得有些挤,毕竟两个大男人睡一张单人床。
“床太小了。”叶修说。
“那就抱着睡。”苏沐秋回。

[4]
记得有一夜雷雨轰鸣,虽说都是十几岁的人了,但着实闪电来的一瞬间再附和着随之到来的雷鸣,也让人有半分畏惧。
把头埋进枕头里,瞅了身边熟睡的苏沐秋一眼,心里不知吐槽了多少次这人怎么睡得那么死。
反正苏沐秋睡着了,叶修就悄悄往他身边挪,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把整个人都贴上去。
大概保持这样的姿势五分钟后,身边的人压低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开口道——
“你抱着我睡我已经忍了,但你能从我身上下来么?”

[5]
苏沐秋喜欢把要洗的衣物,和洗完的衣物都放在床脚,所以有时候叶修分不清这到底是不是干净的。
记得有次苏沐秋在鼓捣着晚饭,叶修见床脚堆着几件衣物,就打算做个好人顺手拿进卫生间。
当苏沐秋把菜端出来,喊大家吃饭时,叶修阔气地拍拍他的肩膀说,“帮你把衣服放卫生间了,勤劳吧。”
正扬起脸等着表扬,苏沐秋一手拍在他额头上。
“叶修你别把我洗干净的衣服丢回卫生间。”

[6]
叶修现在,已记不清与苏沐秋一起经过的每一段时光,或许是因为年纪的增长,随着岁月的流逝,似乎记忆就不复从前。
不知道如何开始说起,因为一起的那些年也就是一瞬晃过。而他们从认识,到最后的再见,中间发生了些什么,好像都变成空白。
但有一幕画面,至今他仍记忆犹新。那是苏沐秋在某一个夏日的午后,在树荫下喂流浪猫时的样子。
阳光透过树隙,细腻地落在他的肩上,映射着淡淡光芒。
或许是不经意的,苏沐秋回头,他的目光与叶修相触,然后他轻轻笑出了声,闷闷的。
他走过去,走到他身前。
也是意料之外,他们就在那树荫下接吻了,也是记忆中唯一一次的吻,初吻。
一切都意外的温柔,彼此的目光,阳光洒下的角度,微风拂过的气息。
谁也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对方,好像这样就够了。

[7]
后来,叶修依然是照旧生活,照旧喜欢摆着一张讽刺脸,照旧喜欢在电脑前坐一个下午,照旧不喜欢雷雨天,照旧会认不出洗干净的衣服。
生活依然在继续,只是苏沐秋不在了,像是凭空消失,又像是早已注定。

[8]
过去的这些年里,叶修遇到了许多人,那些并肩战斗的朋友,那些来来往往的人。
有时候,会见与苏沐秋某一处相似的人,许是背影,许是侧颜,但似乎,再也没见过那样的笑。也听过许多类似的声音,带着星星点点的希望抬头后,最终便轻易被扑灭,转为突如其来的酸楚。
其实,还真有很多遗憾,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很多事没有做。

[9]
再过了些日子,他退役了,回到家里也找了份工作开始安顿下来。
开始被父母催着结婚,开始无休止的相亲,生活充实而又忙碌,好像一切都是早已设计好了,只是按部就班继续着而已。
就像有人说的那样——
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忘不掉的人,你总会在无聊的时候想想,在一个人吃饭的时候想想,走在夜晚的大街时想想,听着歌想想。
后来你渐渐发现,这个人不管在不在你的身边,都不会去改变你的生活。
你依然会吃,会睡,会玩,你依然要谈朋友。
这时候你就会明白,有的人你这辈子也忘不掉,但是却不会影响你的生活。

[10]
叶修也渐渐养成了苏沐秋喜欢午睡的习惯,偶尔下班早就到附近公园里去喂喂流浪猫,会把洗好的衣服和没洗的放在同一个地方。
还有很多,甚至自己也没发现的地方,都与曾经过分地相似。
一切都很好,刚刚好,这样似乎就足够了。

[11]
而苏沐秋,他永远是记忆里完美无缺的样子,并且总能在叶修难过时,给他无声却有力量的安慰。

[12]
“还是和去年一样的花。”我把包好的花递给他。
他拉开门,影子在斜阳下显得灼目,渐渐拉长,最后缩小为一个点。
我走出门,将挂在门口正在营业的木牌翻了个面,风有些大,我拢了拢外套,然后再抬头想寻觅那个背影,却早已不见。
低头的时候,突然看到地上散落着的玫瑰叶瓣的尸体,它们被碾碎,沾染着雨水,被浸湿后渐渐变为半透明。
我突然想起那个故事,那些关于两个少年琐碎的过往,不知如何结束,就像不知如何开口,似乎一切颜色都淡去,化作一片空白,只留下一个模糊而熟悉的身影。
就像什么都没变,就像他们所说,苏沐秋从未真正地离开过,他只是走出了时间。

—————

我想最深沉的爱,莫过于你离开后,我活成了你的样子。

Fin.

后.
这儿是一年没写伞修的妖酱(*>.<*)
如果很渣请不要殴打w
顺便庆祝一下快开学了x

评论(1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