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失联的妖酱

很高兴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

【王喻王】 长途电话

【王喻王】 长途电话

电话里听到你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脚步声,听到你喝水的声音,就好像,听到了,你的生活。

——

王杰希出差了,准确来讲,这是他这个月里第二次出差。于是,喻文州便开始了一个人在家中的生活。
这是一件麻烦事,在王杰希离开之前他并没有发觉,一人下厨把握不好吃多少,半夜的双人床上只躺着一个人,有时会忘记了昨晚看的天气预报。
早晨喻文州并没有准时起床,由于换季温度骤降,引起的感冒带着接连不断的毛病。
他趿着拖鞋从卧室出来,然后到橱柜里取水杯打算烧一杯水,感冒要喝热水好的快。
王杰希打来电话的时候,喻文州正在给自己灌药。他不喜欢苦的味道,所以捏着鼻子看起来很滑稽的样子。
“杰希。”声线带着沙哑和疲惫。
“是我。”
声音跨越大半个地球上万公里的路程,将他的声音传至耳畔
“嗯。”发不出多余的声音,喻文州尽量让音色显得舒服一些。
王杰希似乎发现了什么,停顿了一下开口道。
“身边有纸和笔吗?”
“嗯,怎么,有事要拜托我?”
大概过了约五秒,声音絮絮地从听筒中传来,温和如故。
“感冒胶囊在第二个橱柜里,鱼腥草口服液在下面,饭后服用。记下了吗?”
听筒里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细腻得不像话。
喻文州没开口,索性斜着倒在床上闭上眼睛,有很多话涌上心头想说给对方听。可是想到算上时差,那边已经很晚了,他应该很累了。
所有的情感汇集一起,带着笑意与些许酸楚。
“杰希。”
“我在。”
眉目清秀的男子抱手站在酒店落地窗前,俯视着不夜城里的处处繁华喧嚣。
“早些休息。”喻文州说。不想挂电话,又不知道说什么,想找些话题再聊一两句,随随便便开了口——
“外面起风了。”
半晌,那清润的声音遥远地传来。
“嗯,我也想你了。”

也许是那一句话,一句想念,喻文州便在买了机票,打算在不告知王杰希的情况下去他出差的地方看看,也当是给自己放的一个小假期。
在候机的时候,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好笑,这样的冲动和刚恋爱的女孩有什么区别。
拖着行李到他的工作室门口,轻轻扣了扣门,在门里的人回了一声请进后,才推门进去。
王杰希似乎没有想过是喻文州,头也没有回,继续整理各种文件资料。
他的领口没有翻好,于是喻文州绕到他身后,伸手便去帮他理领口。
“原来是你。”王杰希说,他的手仍然不停地在文件上签字,看起来真的很忙。
王杰希缓缓站起来,平视着喻文州,他的肩膀处挡住了一部分的微光,落日的余晖一寸一寸地挪,他眼里笑意渐深。
搂在腰间的手力度逐渐加大,身前的人呼吸急促了些许,他索性将身体倾下来,侧到他耳边轻轻道,“怎么忽然想过来了?”
喻文州仍旧是温和地笑笑,然后带着无奈的语气说,“长途电话太贵,我只好过来了。”

Fin.
这儿是妖酱欢迎勾搭w
快要开学了依然还沉迷男色不可自拔x
这两个男人谈恋爱我好欢喜呀qwqq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