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失联的妖酱

很高兴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

和你之间的距离,隔着几年莫斯科断续的雨幕和流逝的时间。偶尔晚间散步时夜风扑面的气息,街角吟唱者的琴声,和来来往往的行人与车流。

这一年里,在街上遇见过与你某一处长得相似的人,许是鼻梁,许是嘴角。
不论那是在哪儿,不论是什么时间,我总能填充上你出现的理由,眼里流转过你过去的影子。
然后,我和那个神色像你,或者笑容像你的人擦肩而过,只是微笑不语。

这一切,你只是不知道而已。

听别人说——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只不过有的,发生在前世今生,有的,发生在来生来时。错过的,就未必不再遇见,相遇的,就未必在来世到老。

所以你在哪里,即使希望渺茫,我也从未放弃寻觅你。

“大概喜欢一个遥远的人的好处就在于,他永远是记忆里完美无缺的样子,并且总能在难过的时候给自己无声却有力量的安慰。”

我想是的,也许这便是我从未放弃的理由。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