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失联的妖酱

很高兴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

【王喻王】失眠

【王喻王】失眠

私设有*
已完结*

0.
如果真的爱一个人,无论他最后走多远,只要他重新站在你面前,你就无法停止去爱他。

1.
喻文州最近开始失眠。
思绪不清,着实合眼却难以入睡。想过去的生活,想工作上的问题,想为人处事。
但似乎,越是这样满脑子装满内容,就越难以入眠。侧身睡,平躺睡,每一个姿势都不能使他完全放松。
他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把头埋在枕头上无言。
工作上没什么压力,退役以后找了份编辑的工作,待自己也算不薄。生活简单而平常,一切都按部就班没什么意外。
他听着床头柜上时钟滴答的声音,盘算着明天一定要去开一副安眠药才好。
天微亮的时候才昏昏沉沉地睡着,他一向浅眠,所以手机震动足以把他吵醒。看了看腕表,六点五十,是母亲打来的电话。
“文州啊,最近忙吗?”电话另一头缓缓开口。喻文州已经料到母亲要说些什么,无非就是有空也要好好考虑一下私人问题。
他以失眠为借口,婉拒了母亲周末约定的相亲,似是有些无奈自己还未到而立之年就在被催促。
“吃安眠药对身体多少有些影响,不如去看看中医,隔壁家的那婆婆上次生病就是那的医生开了几副药医好的。”
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他想。

2.
中医楼比起挂号的地方要安静许多,连装修也要古香古色一些。取药处一排排的木格子,贴上不同药材的标签,木桌上压着笔记流畅的药单。
从门外看进去,那个医生端坐在桌前写字,还可以听见笔摩擦着纸张而发出的沙沙声。从背影看来很年轻,不像是他所想的花白着发的老中医,也不知道靠不靠谱。
他示意性的敲了下门,走进去。那医生听闻敲门声,回过了头。
眉目清秀而长相周正,有几分眼熟却又带着不确定,这模样与脑海中的人重合,眼里流转过某个藏在记忆深处的影子,可这忽然的念想直接被理智给击溃。
那医生笑了笑,却先开口了,“喻队,好久不见。”
一瞬的惊讶后,他也笑了,“好久不见,王队。”
简单的寒暄以后,两人都相对无言。大约停顿了五秒,谁也没有开口,最终王杰希轻声问道,“哪里不舒服?”
“最近有些失眠。”喻文州回。
“持续时间?”王杰希皱眉,然后说,“我记得你以前睡眠一直不大好。”
“一周。”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
“把一下脉。”说着,王杰希解开喻文州衬衣的腕扣,将袖口挽了几层,手搭上去。
指尖带着些许凉意,触碰到温热的手腕微微一颤,他的表情仍然淡如平常。
也是,谁也没有必要为过去耿耿于怀。
“你体质本就偏虚,遇上烦心事也不愿说,没有完全放轻松下来,失眠就是反应的一部分。”王杰希说着,把手收回来,握起钢笔开始写字。
“我给你开半个月的药。”他继续说,开始在药单上写药材。
当归,枣仁,黄连,芍药…
喻文州点头致谢,注视着王杰希鞋子的样子。王杰希忽然放下笔,对上他的目光,他立即转头错开。
“下午来取熬好的药,会装成袋用吸管喝。”王杰希停顿了一下,然后再开口道,“把电话留给我,我好通知你取药的具体时间。”
他的笑容仍然温和,多了分当年没有的成熟稳重,显得更加的得体,倒是多添几分医者的风度。

3.
喻文州还记得第一次和王杰希碰面的场景,至今仍记忆犹新。
那是一场常规赛,那时叶修还在嘉世,作为一叶之秋的操控者。那时自己和黄少天坐在台下看比赛,场内格外的嘈杂,观众席上的各位都在对每一个动作而发表观点,众说纷纭。
“队长,这是在搞什么呢?”
喻文州挑了挑眉,缓缓开口,“是战术。”
他抬手翻开笔记本,打算记录些什么以免遗忘。身后忽然响起一个人的声音,“你认为,若是别人,可以做到什么样子?”
转过头去,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正低头认真注视着自己,这个角度看起来,有些傲气却又被温和隐去。
他笑了笑,“你是?”
那少年伸出手,也随着笑起来,他的眼睛很吸引人,就像是藏着星辰微光一般。
“微草,王杰希。”
“蓝雨,喻文州。”他也伸出手,覆上少年的手背,然后掌心相对。
后来,多次见面也与对方熟识。印象中,最深的大概就是,他是一个很不错的队长。
有一段时间,喻文州的状态一直不佳,夜里睡眠也不好,可能是过于对比赛的担忧的原因,他便常常去一旁的公园小径走走。
那时他们已成为很好的朋友,有次王杰希看蓝雨比赛的视频后,发现了他的不在状态,那个夜晚就打了电话来问问情况。
那时喻文州在公园里散步,幽静得很,偶尔会有老夫老妻迎面走来,或者是主人带着自家宠物出来放风。
他接到电话,有些意外,转而一想,又觉得在情理之中,于是笑了笑按下了接听键。
“文州。”声音从那边絮絮传来。
简单的寒暄后,王杰希才绕回话题,问他是不是生活中有什么不顺或者烦心事。
喻文州先是开口说了没有什么。
王杰希在另一头,声音淡淡的,“你不必瞒我。”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有些失眠。”
周遭都很安静,静到他可以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有些无奈还是无法开口,就像吃安眠药害怕有副作用,所以就想等等就好了。他担心自己的一点小失误,会辜负队友们的期望,害怕自己的疏忽,会使蓝雨与冠军擦肩而过。
但是有些事,队员不明白,队长也不愿说出口。因为自己是团队里最坚实的支柱,是被信任的人,所以他要懂得忍耐。
半晌的沉默后,王杰希缓缓开口,声音有些涩,但更加温和。
“文州,你不需要那么小心翼翼,爱你的人,不需要你完美无缺。”

4.
也许是忙碌的缘故,他们平时联系并不多,谁也没有逾越一步。有时候,喻文州会想,也许也正是王杰希这种风度,给人若有若无的关怀,他把这些都放大成了别样的感情。
跨年夜的那一天,蓝雨的各位一起去看灯会。也是有幸,公园里有一座很长的桥,上面拉着一条红绳挂着灯谜。
“队长,你看猜对有奖品!”
“队长队长我觉得小卢就适合猜猜这些练下脑,诶队长队长你别走神。”
喻文州并不是很喜欢这类活动,笑着让大家好好放松,自己就当散步一般在桥上晃悠。
也是有幸,为了庆祝新的一年的到来,市里有个定时在十二点放烟花的活动,以前似乎是为了改善空气质量,就禁止了烟花。听到这个消息,以黄少天为代表的队员们纷纷表示,一定要等到这个时刻才愿意离开。
一簇簇烟火窜上天空,然后毫无顾忌地绽放开来,并不集中,星星点点的却为这夜色增添一分活泼,也使公园的游客都兴奋了起来。
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预算着玩多久就回去,却见朋友圈里有条新动态。王杰希晒了一张他在工作的照片,看来,他那里并没有这边这么热闹。
于是他也拍了一张烟花的照片,传到朋友圈里,连带着一个笑脸。
喻文州带着玩笑的心态,想着打个电话过去炫耀一下或者说慰问一下。然后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想法,竟把自己也逗笑了。
电话响了三声便被接通了,那边很安静,自己的耳旁却都是喧哗声和照相机的卡嚓声,在两秒的沉默后,他听见王杰希闷闷地笑了声,像是故意压低了声音,然后说道——
“今天,你是自己熬夜,还是陪我跨年。”

5.
喻文州和王杰希都是感情上相对理性的人,比赛场上相见也都是点头示意,偶尔对下眼神的无声交流。
日子越来越接近第八赛季全明星的时候,他们之间的联系更少了,连有时的通话,也都是谈些工作上团队的事情。
后来,喻文州也打过电话给王杰希,但是许是太忙碌,几乎不在关机,就是无人接听。
这样的日子一直到全明星那一天,那是王杰希一个人的赌注。赌的是他的荣耀,换来的,却是另一人的未来。
喻文州当然注意到了比赛场上王不留行的变化,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后,他起身。
同在一起酒店,找到王杰希并不难。但是直接去照着房间号找人,影响并不好。
喻文州站在落地窗前,踱来踱去,最终从包里拿出手机,打算拨打那个电话。
这个时候,王杰希心里应该会有些复杂吧,其实让他一个人静一静,也许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当你真正在意一个人时,你不敢退一步,仿佛一步的远离,会造就一个不复从前的未来。
天色渐暗,有小雨淅淅沥沥,忽而又转为沉沙般的雨幕。视线中,酒店的门口忽然出现一把黑色的伞面,雨中的人面被模糊,但喻文州能轻松地从轮廓辨识出那是王杰希。
指尖触及屏幕,拨通了电话。
雨中那人在数秒后,似是感受到手机的震动,他犹豫了一会儿后拿出手机,眼神投向屏幕,在短暂的沉默后,挂断电话,关机。
这一切流畅的动作,使喻文州有半秒的失神,他沉默着看雨中的迢遥长路,无话可说。
那天傍晚,他在电脑上编辑了一小段话发给王杰希——
杰希,作为一个朋友或者其他身份,我都希望你好好的。
没想到消息一发出,王杰希就邀他在线通话。
“有些事,我想不是时候。所以我们…”王杰希没有把话说尽。
喻文州顿了一下,很久没说话。
“比朋友更进一步呢?”
王杰希想了想,说,“好朋友。”
又是长久的沉默,说话的时候,喻文州声音有些发干。
“好,朋友。”

6.
在那次对话以后,他们就很少联系,连王杰希选择退役的消息,也是从队员口中得知的。
感情是可以让一个人变得敏感的,所以之后他们都保持距离。退役以后几乎断了联系,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偶尔也被人问起有没有钟意的人,或对未来有什么打算。
再次相遇,也是那个在中医馆的午后了。
那个重逢的下午喻文州并没有去取药,王杰希给他打来电话的时候,他正关机。因为中午忽然接到一通电话,一个忽然的出差任务让他不得不调整安排。
被单位安排到国外出差,在喝下午茶时偶遇了一个粉丝,那是个很开朗的姑娘,喻文州和她聊得很合拍,她忽然问起自己有没有过什么特别的经历,喻文州回答说他一直过得平平淡淡。
少女问他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他如实回答,有。然而出乎意料的,少女竟忽然自己讲起了暗恋的囧事,并说自己讲了喻文州也要讲一个。
然后手机忽然亮了,朋友圈里有一条新动态。王杰希给一张照片点了一个赞。
那是很久以前的一张照片,拍的是城市上空绚烂的烟花。
他忽然回想起来,自己和王杰希着实几年没联系了,那天意外的重逢,来得是那么的突然。
这样一个赞,带着多年的空白和过去回忆里的林林种种,他竟有些慌张。
但转而又想,或许只是因为别人问起他,王杰希回想起那个夜晚,把照片翻出来给对方看而已呢。
然后他平静的放下手机,神情自若,继续聊天。
喻文州一直觉得自己不算太过理性的人,以前他有一句喜欢一句话。现在,他看向窗外,然后扭头对身边的人笑着说出那句话——
“也许你也遇到过一个让你想到就慌张的人,却不必再相见*。”

7.
“感情上若习惯防备,寂寞就多一道墙围。”
甜品店里的音乐,这句歌词过滤入耳,显得无比清楚。
天上似乎有几朵云层层覆盖,散开而又结合。天色阴沉,与本来报道的天气预报相背,那少女决定离开,留喻文州一人享受下午茶时光。
大概过了一刻钟以后,喻文州也打算先回宾馆,毕竟没有带伞。走出甜品店,在第一个十字路口,街口转角处正见王杰希迎面而来。
他倚靠在墙上似乎还未发现喻文州,只是低头在看手机上的时事新闻。喻文州停下脚步,就站在一旁注视着王杰希,大概王杰希也感受到有影子遮住了投来的光,抬头便对上喻文州的眼。
“等你好久了。”王杰希说。
说着,王杰希把手中提的袋子递给喻文州,那里面装着的是熬好的中药。喻文州结果袋子,另一只手插在口袋里说,“谢谢。”
王杰希轻声笑了,“我们之间不用那么客气。”
喻文州放慢脚步,转头注视着王杰希说,“也是。”
两人都沉默了,大概五秒钟后,王杰希先开口了,“黄连比较苦,但是其他药味甘性平,我想不会很难喝。”
“嗯,感觉我喝中药都是好久以前,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了吧。”喻文州笑着应。
“那时候是什么感受呢?”王杰希饶有兴趣地问。
喻文州顿了顿,大概是在措辞,然后缓缓开口说,“每次喝药,都是捏着鼻子喝,如果妈妈不在,就偷偷倒一半。”
“如果你这样,就要多喝一个月。”王杰希认真的说。
“是啊,现在你是医生,我是病人。”
“所以你要听我的。”王杰希接话道。
“嗯,不过现在,我想知道你多久回国?”
“今晚。”王杰希说,“明天还排了我的班。”
他们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轻松而简单。他们离的很近,都可以听见对方不深不浅的呼吸。
踏过的甜品屋门口传来的阵阵香气,街角的花猫蜷在椅子的一角,亦或是一阵吹来的暖和的风。就像是在以前日复一日的日子中,所想的情景。

8.
喻文州忽然想起,那年看烟花的时候,他在电话里问王杰希世界上什么最可怕。王杰希想了想,很认真的说,时间。
最残忍的时光万丈,把彼此都磨成陌生的模样。但如今,他在某个相似的夜晚忽然想,如果他们之间差的只是时间,那该多好。
他们终究都差一分向对方走来的勇气,少一分面对流言蜚语的决绝。
所以,他们总是隔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十分默契地谁也没有跨近一步。
喜欢一个同性的人,就意味着走上一条孤独的路,他们谁都不愿另一个人生活在别人的误解里。所以他们都退一步,让出一个跨不过的距离。
爱一个的方式有很多种,不一定是在一起,这一点他们都十分清楚。
他于蓝雨,就像王杰希于微草。王杰希从第四赛季担任队长开始,常规赛,季后赛,商业比赛,表演赛,微草共计398场比赛,他,无一缺席。喻文州沉稳如树,十年如一日地担当着蓝雨的基石。
王杰希退役后,生活方式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出现在另一个未知的领域,从人们眼中隐去,过得自在。当喻文州退役后,毅然选择了另一个职业,像王杰希一样,开始享受这份生活带来的安稳。

他们一起走到了街道的路口,红绿灯刚好由绿变红,喻文州停下脚步,说道,“杰希,那我就送你到这儿了。”
王杰希笑了笑,“嗯,你去忙。”他顿了顿,然后缓缓开口,声音如从前,“总之,文州,身体最重要。”
王杰希转身,一步步向街对面走去。他的背影依然挺拔,渐渐与过去那个背负着太多责任,在雨中离去的背影重合。喻文州忽然觉得释然,好像从没对什么耿耿于怀过。
他也笑着转身,余光中看见王杰希微微侧头,向他挥了挥手,他也转过头注视着王杰希,同样温柔地笑了。

“再见。”
只可惜他没有听见王杰希如是说——
“再见,文州。”

“我认为最深层的爱,莫过于你离开后,我活成了你的样子。”

9.
同去出差的医生回国的那天,喻文州并没有一起回国,他打算晚几天回去,毕竟来也来了,不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多留几天,实在是可惜了双程的机票。
这天也继续着昨天的小雨,淅淅沥沥,并没有停的预兆,天色灰蒙蒙的,偶尔透出些光亮来。
也是无聊,就干脆坐坐当地的公交看看什么风土人情。
喻文州少年时代喜欢坐在公交车靠后的位子上,要是很空的那种公交车,一个人霸占两个位子,坐在靠窗的那边,一旁的作为用来放包,然后塞上耳机这就可以度过一个惬意的下午。
他喜欢在公交车上开始想象着以后的自己。想着很久很久以后,会不会真的有一个自己,坐在老榕树下端着台电脑,整理着每一篇稿件。以前也会想,那时候王杰希会在哪里,是睡午觉还是养着一只不太好看的花猫。
这些年里,在街上遇见过好些与王杰希某一处长得相似的人,许是鼻梁,嘴角,或是背影,最开始还会偶尔失神,后来似乎也就渐渐习惯了。
但是,即使是习惯了,认了,也从没有心甘情愿过。
透过车窗,日光晕开在一位祥和的老太太身上,右手旁摆着旧式的喇叭型播放器,左手边放着一杯清茶,坐着被岁月浸染而愈发老旧却显得格外古朴的摇椅,椅子上蜷着一只正打哈欠的花猫。
没有风声没有蝉鸣没有喧闹的人也没有浮华的城市,只有一个安心沉浸于回忆里的人。
路过不熟悉的景,走过对方走过的路,他算好了时间,背着包去机场,打算买些纪念品就返程。
这几天,失眠症缓了些许,中药依然是儿时回忆里那么难喝。
他脱下外套搭在手上,拖着行李进了安检。因为没有取手表,安检门滴滴地响,于是他退回,重复着之前的动作。
隔着几小时的时差,也不知道王杰希现在在做什么,可能已经坐在医馆里,套上白大褂,继续接待形形色色的病人。
喻文州在犹豫,犹豫要不要请他吃顿饭,感谢他特意来给自己送药。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结果,就是觉得,这个人,难缠。
包里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买得装在袋子里的纪念品让他不小心给落了一地,急着捡起,又急着接电话。没来得及看清来电人的姓名,便拿出手机按了接听。

“喂?”
电话另一头久久没开口,最后才缓缓开了口,语速很慢,声音很轻。
“文州。”
喻文州好像认得那人是谁了。
“其实我平时…”那人继续说。
“平时怎么了 ?”喻文州问他。
隔着一声轻轻的叹息,和匆匆的脚步声,声音远远地传来——
“经常会想起你的。”
喻文州闻声,笑了。
“真巧,平时,我也会。”
忽然,有人挡住了从落地窗投来的阳光,视线一下子暗了下来。他抬头,看见王杰希的碎发遮住额前,眼神温柔而细碎地落在他身上,就这么注视着,一手插在裤袋里,另一只手握着手机还未放下。
被喻文州盯得有些不自在,他咳了一声开口说,“就是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上你。”
所幸,你我都如期到来。

终于有这么一天,他可以走到王杰希面前,当四目相对,他们都知道,这不是相遇,是归来。

Fin.

考虑了好久最后要不要在一起?小私心拼死拼活生拉硬扯塞上最后一章。
我好久没写东西了(掩面泣
如果很渣逻辑很乱请不要殴打QAQ

句子*来源于二熊。

评论(5)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