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失联的妖酱

很高兴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

【男神x你】你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儿吗

【男神x你】你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儿吗

周泽楷—  穿错衣服

清晨,当你微眯着眼看见阳光从窗帘缝隙中投入时,才忽然记起今天答应了闺蜜一早陪她去挑婚纱。

“……啊要迟到了迟到了!约了北北他们去选婚纱晚了她会发飙的!”你瞬间一个激灵清醒噌的滚下了床抓起衣服就往身上套。

顾不得那么多了,不论是自己和小周同居时的形象,还是要保持温婉的性格,都顾不上了。

他睡意朦胧从枕头上抬起头,费劲的抬起一只眼睛看了眼你,然后闭上,摸索着自己的衣服还是保持在原来的位置不动。

你半天没懂他到底在干什么,就听见他开口轻声说。

“衬衫,我的。”

“哦?是让我给你拿衬衫吗?”

“你身上。”

你闻言停住动作,低头看了看,他穿上那么合身妥帖的衬衫在你身上有点大,一直拖到大腿处,看向去像短裙一般…

你迅速脱下有些皱皱巴巴的衬衫,一把甩开开始找衣服。

“不行啊明明已经晚点了。”你几乎崩溃,生无可恋地看着身边依然沉默淡定的人,继续埋头苦干找着衣服。

他翻身,在床上一只胳膊挡着眼睛,一边醒盹儿一边寻思。

你穿自己的衬衫,很好看。

嗯,以后要在家里多穿才是。

你在茫然中举起一件长款风衣和一条碎花裙想问问他如何,却抬头发现他若有所思地盯着那件白衬衣,头顶上的呆毛转了一转。

喻文州— 讨论如果对方背叛自己会怎么办

半夜接到闺蜜的电话说是要当妈妈了,想象电话那头惊乍的样子,你就忍不住笑出来。再也没了困意,于是开着地暖就坐在毯子上看他在书房整理文件。

你们由这个话题开始聊天,渐渐的,他放下笔转过身也随着你坐下。

而之后,你们的话题转到了,关于怀上一个孩子,如果不是和对方一起,会怎么样。

讨论到这里,两个人都不约而同诡异的沉默了。

“就像说,一个人背叛了另一个人会怎样?其实这个问题用出轨是不是更简单?”你补充道。

他张张嘴,又闭上了。似乎是不知道说什么,于是就只是微笑。

“我和闺蜜很早以前就讨论过一个问题,说男人肉体出轨和精神出轨,哪个比较不能够原谅?”

他放轻了呼吸,似乎对于这个话题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我们达成了共识,觉得肉体出轨比较不能够原谅。”你微微一笑,起身去倒了一杯温开水,喝了一口继续说。

“可是后来我们又想,也许肉体出轨,只是脑袋发热。而精神出轨,哪怕他和那个女的手都没碰过,却已是无法相爱的最好证明。”

“话说文州,你觉得呢,如果我背叛你了,你会怎么样?”你突然凑到他身前说,气息喷在他的锁骨上。

“你不会的,我相信,甚至可以说笃定。”

似乎有些感慨,原来他那么相信自己。你凑过去吻了吻他,道着晚安。只是当你刚想重新站起来回卧室,他就拉住你,声音从头顶传来。

“你刚才没说完。如果我背叛呢?会怎样?”

试图挣扎了一下,结果他没使什么劲儿,你却逃不出。

你认输,“…不会怎么样,文州。也许会不甘心,但是我还是会离开你的生活,离开你的世界,你会有一个全新的、不受旧人干扰的未来。也许这么说有些虚伪,但我想我真的会选择这么做。”

他的呼吸喷在你颈部回转,他的拇指指腹轻柔扫过你的耳廓,说,“不会,我的答案和你一致,我不会背叛你的,嗯?”

张新杰— 相隔两地的电话

他又去出差了,你几乎也习惯了吧,这样的生活,对于恋爱中的情侣来讲真的不好受。你想过对他提出来,但始终开不了口。虽然自己很想理解他战队里忙,但是心里还是多少有些失落。

一夜无眠,双人床上只有一个枕头。

早晨你并没有按着时间起床,请了一个星期的病假因为老病复发,由于换季的感冒而引起了一连串的毛病。

他的电话打来时,你正在倒水给自己灌药,迫不得已。

“喂?”你的声线带着沙哑和疲惫。

“是我。”

声音跨越大半个地球上万公里的路程将他的声音传送到你的耳畔,这似乎是最好的一剂药了吧。

“嗯。”你说,发不出多余的声音,尽量让音色听起来舒服一点。

他好像听出了什么,停顿了一下开口。

“身边有纸笔吗?”

“嗯,怎么,有事情要拜托我了?”

然而却不像你想的那样,“感冒胶囊在第二个橱柜里,鱼腥草口服液在下面。每日两次,饭后服用。记下了吗?”

你听着彼此的呼吸细细密密,一句话也没说出口。

你歪倒在床上闭上眼睛。心里有一堆一堆的话涌上来想讲给他听。但是他忙,没有时间听你讲琐碎的小事。

想像别的女孩儿向男友偷偷撒娇,说这里真的好无聊一个人在家,可你不会这么做。

“新杰?”

“我在。”

眉目清爽的男子抱手站在酒店落地窗前,俯视着不夜城里的喧嚣繁华。

“早点休息,算上时差离你睡觉时间还有五分钟。”他说。

“好,晚安。”你说,然后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我等你回来。”

韩文清— 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在他一月的集训回来后,和你进行了一番交谈。

交谈的主题是,“妈妈想让我们有个孩子”。

可事实上即使睡在同一张床上,也顶多是盖着被子纯聊天的地步。该发生的一些……的确是没有发生过。

最初在一起,只是彼此给父母一个交代而已,并且一开始……从来没想过这件事儿的关系。毕竟当时的决定都是那么的仓促。

话出口了韩文清也觉得特没面子,他对于这方面的事儿不说了解得有多透彻,但不可能一无所知。只不过他也不清楚作为夫妻,是不是这方面的事儿…都需要先彼此商量一下?

他低下头,看着你。你的身高不足以和他平视,双眼也只能够平视到他的锁骨。你故作镇定微扬起头,和他对视,指尖却还在微微的抖动。

他倾身,轻微错开头,在和你对视的时候吻上你。被一个不算大的力度推到了墙上,两人相贴紧时,你恍惚发觉背上的冷与身前他的热成了鲜明的对比,你好似置身于水深火热之中。

他似乎没打算放过你。

然而你的身体笔直,他的身体微微侧着,只是为了保持着亲吻的角度。似乎你很清醒,他也一样。

你似乎有些呼吸不过来了,想要推开身前的人却没有力气,最终他才发觉你渐渐失力的身体才缓缓停下。如暴风雨后的宁静一般。

他转身去拉窗帘,确定紧紧实实后又走回。

但你从未想过,你们会以这样的方式开始,不像是别的情侣那样缠绵,反而如两个人的厮打搏斗。

你终究还是没有力气看向他,然后再昏沉中睡去,身后的人索性就从背后环住你,也一言不发地合上眼。

Fin.

两个月没写了qwq有点生疏都变得害羞不好意思了x考完试了也祝各位姑娘得到好成绩哦w

么么哒w

想写杰西卡爸爸留在下一篇✓♡

评论(6)

热度(196)

  1. 羲和玄溪日常失联的妖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