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失联的妖酱

很高兴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

【林方】 你的背包

你的背包

by.妖酱

它已熟悉我的汗,它是我肩膀上的指环。

<<<<< 01.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方锐的日子。

那是一个冬日的午后,我刚刚到竞技周刊的时候,主编说要好好锻炼一下新人,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

大学的时候也曾经痴迷过荣耀一段时间,但随着毕业的到来,也就渐渐疏远了电子竞技这一类的,但是没想到后来工作却选择了这行。我不算是一个喜欢坚持一件事的人,就像荣耀也是如此,而如今看到采访内容,总给人一种回到以前的感觉。

我们约在了一家咖啡厅,围着围巾裹着棉服还是觉得冷,走到门口感受到暖气袭来,一推开门就看见他在招手。

很亲切的感觉。

“这边这边。”他说,我小跑过去,他站起来伸出手,“黄金右手,握不握一下?”

整个采访很顺利,给人一种很轻松的感觉,方锐这个人吧,有些时候总让人觉得好笑,很自然很随意。

“退役后看起来发展得还不错。”

“一般一般,哪有那么自在。”

他在退役以后就开始做记者,说起来我也觉得挺奇怪的,这样一个人,居然各地奔波干这行,他说小时候啊总想去到处看看,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试一下对吧。

 
很快,我又第二次见到了他。

那是一个静谧的早晨,还在睡梦中的我就被一声汽车的鸣笛声惊醒。买房的地段算是城市里繁华的地区,因为资金有限所以买了楼盘比较靠外的那座楼,现在想起来也挺后悔的,就为了省钱每天早上都要被吵醒。

汽车停在了楼下,我顺着声音望去。虽然说邻居间几乎很少往来,必要的礼仪还是不能少,我想我这么好的人都快灭绝了。

这个人看着很眼熟…好像叫,方锐?

随意的外套加上一双长靴,和搬家师傅一起忙前忙后完全不像是请人来的。

他顿了顿脚步,发现了我在看他一样,转过头来朝我笑了笑。

尴尬的撇开头,想到自己还是一身睡衣的靠在窗子边,跑得就更快了。这回也算是丢脸丢大了,不过他也没说什么,虽然后来也会偶尔拿这事笑话我一下。

<<<<< 02.

作为以采访退役的选手的周刊,在市场上销量还不错,所以我也算是圆满完成了工作的第一个任务吧。

在接近圣诞节的一个下午,我准备出去散步顺便买点零食什么的,就看见他搬了个电脑跑到花园里来,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敲着些什么。

想到整个下午闲着也是闲着,我就抱着大半包零食跑到他旁边。打算继续采访采访他有什么年轻时候的风流往事,也好写进圣诞节专栏里什么的,虽然这之前好像没什么关系。

“干什么那么起劲呢方锐大大?”他好像没有时间回过头来看我,嘴上嘀咕着打了招呼,我开玩笑说了句他没礼貌,没想到身前的人立即转过头来还挥了挥手表示欢迎,然后电脑屏幕瞬间黑了下来。

原来是在玩游戏啊。

作为对游戏一向一窍不通的我,对于游戏种类也并没有什么概念,就知道什么对对碰一类的,常常被好友嘲笑的低智商游戏。

但毕竟在竞技周刊做采访,多多少少也懂了些吧。我也就趁着这个机会想笑话他一下,但没想到他倒也就认了。

“哈哈你看你反应比我还慢。”

他也就配合着我笑了笑,毕竟年纪摆在那了,他说。

阳光一寸寸投到他的背上,形成一小块光影,然后再交错之间又转瞬即逝,挪到了一旁的草地上。

出乎意外的,我们拉了拉家常然后就聊到了最近的一个话题——你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

“这个问题必须好好回答!不准耍赖!”我强烈抵制他的敷衍,“好好好不过你也要开个头吧。”

然后我就和他胡扯,以前多喜欢一个男孩子,觉得最开心的就是升旗仪式上,若无其事站在人群里看他在主持,然后旁边的同学八婆的问自己和他是不是有情况。表面上严肃的否认了,其实心里高兴得点头点得像鸽子。最珍贵的礼物,就是同学把落下的笔那给我,然后被我私吞了。

“你这能叫礼物吗?”方锐怀疑我,我哼了一声,“你个没有青春的人好意思说我!”

他也就笑了笑,开玩笑似的说,你真是一只血统纯正的暗恋锦鲤。

“那你呢?你最珍贵的礼物?”我本来也是想借这个机会嘲笑他,但是他却出乎我意料,反而挺沉稳的告诉我,那是一个背包。

<<<<< 03.

方锐有时候在想,有些东西真的不能太过贪恋更多。当占有一份后就妄想得到更多的更完整的。那么结果无非是要么幡然悔悟要么执迷不悟。很可惜在很多很多年之后他才在世事沉淀之后明白这个道理,可惜已经无法回头。

“那个时候我刚到呼啸。”方锐说着把手提电脑啪地一声合上了。

他说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林敬言。

“哦,你知道他吧,我老搭档。”

“当然当然犯罪组合嘛!你们走的猥琐风我当然了解过。”我笑着说。

那个时候啊都是意气风发的样子,林敬言的荣耀旅途还没到大半,未来还有无限可能。

“不过我们还真挺默契的,没有磨合几天就合体了。”他开玩笑似的说。

当时忽然多了一个队员,为了调整好人员的配合,当时不论是谁都废了不少头脑。林敬言大概是看着方锐笑得那个叫如沐春风,握着鬼迷神疑的账号卡决定转型后,他也就忽然想冒一下险。

“那时候鬼知道他是为了我转型的啊,他那个人什么都不说。”

混熟了以后啊,在意料之中又或许是意料之外,没想到组在一起的猥琐风越来越有名气。方锐那个时候,也真的是信誓旦旦,总觉得他俩总有一天要给呼啸添一个冠军,甚至有时候无聊还去想到时候得了冠军要不要给老林说些什么感动他一下一类的。

记得有一次不只是去哪里参加了比赛回来,说起来那个时候正好是方锐的生日,他之前厚着脸皮跑到林敬言被窝里去要礼物,那个人推了推眼睛随口答应了。

可是偏偏到了这一天,那个答应的人却好像忘记了。

在机场方锐终于憋不住了,带着点情绪说,“老林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不?”

林敬言这才抬起头看着他,“你生日。”他总算反应过来了。

在几番纠结下,林敬言最终决定把在那里买的一个背包作为礼物送给他,方锐故意嫌弃的说,“老林你看它都被你磨成这样子了。”

“那你的意思是…”林敬言笑了笑。

“我要要要!”方锐立即很没志气的说。

其实就是个普通的包,当时被托付多带点纪念品,拿不下了林敬言才买了这个包,普通的军绿色,挺耐脏的,看起来特别有年代感,当时方锐是这么评论的。

“谢了啊。”方锐想了想还是觉得有必要说一句,毕竟自己可是要来的礼物。

“跟我说这些干什么。”林敬言倒没觉得怎么,反而还许诺说明年他认真准备。

但可惜的是,这个生日刚过,离下一个生日还很久很久的时候,这个愿望也就成了幻想。

<<<<< 04.

但是很多时候,当我们还没有准备好一切,机会和不幸就同时降临,我们措手不及,却无可奈何。

过了一段挺快乐的,但想想又觉得挺短暂的时光,比如打闹着在呼啸大楼里追逐,从一楼一直跑到七楼,最后气喘吁吁回到训练时,林敬言抬头看了看还在不停喘气的方锐,笑言道,“方锐大大怎么看到我那么紧张。”

这句话,大概的意思是林敬言告诉过方锐,要是紧张,就可以大口喘气。方锐当然觉得这个方式很傻,但还是憋着没笑出来。

然后过了好久,真的是在意料之外,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林敬言就向他道别。

训练室的门半场开着,林敬言在一边收拾东西,把刚刚林敬言把霸图来电话这件事告诉方锐,方锐没有回一句话。

兹拉一声拉上外套拉链,他转过头说,“怎么啦方锐大大。”

方锐就倚靠在一边看着他,然后笑着说,“我为你高兴呢,林大大别闹。”

还是以前那样的寒暄,但是再也没有犯罪组合。

然后就是一段漫长的对视,谁也没有先开口说一句话,最后林敬言缓缓踱着步子走过去,本想像原来一样去揉揉方锐的头,但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妥,最后改成了拍了拍他的背。

然后很不争气的,方锐红了红眼。搭档了这么几年,林敬言和方锐也算是互相了解很深了,知道对方喜欢吃什么,有什么口头禅,喜欢什么样的睡姿,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却开不了口。

然后他推了推眼睛说,“哭什么,笑个给我看看。”

就算是猥琐大师又怎么样,我们是一个组合,就好比是鸟的翅膀,缺失了一个永远都不会想原来那样非得那么高。

<<<<< 05.

在到后来的后来,没想到自己也离开了原来一起奋斗的地方。走的那一刻里,他忽然有点明白当时林敬言的心情,不舍,但是又不得不不回头。

其实那个时候,最难过的人是他自己吧。

走的时候,他扔了以前很多的旧物,但是带走了那个背包。

也不知道是在哪一天,沐橙看到那个背包,说其实挺好看的。方锐笑了笑说,“那是,也不看是谁的。”

老林,你看别人都说它旧得很好看。

他在心里这样想。

然后沐橙就开始在里面一直翻来覆去的看,说这个背包简洁又实用,还有没有卖的去多买几个回来。说实话,虽然用了很久,但方锐还没有真真切切的去看它里面的结构,比如有几层内层什么的。

然后在窗台边借着光,忽然不知打开了哪一个小口袋,一个银晃晃的东西落了下来。

方锐定神看了看,那是一枚戒指。

那年在外地训练过后,有半个晚上的空闲时间,方锐觉得反正也是闲着,就拉着林敬言一起去逛夜市,看到一个做手艺的铺子,好像是卖手工戒指的。老板说这个是什么招来好运的幸运符,林敬言也就信了,当时方锐在一边说了句,“老林你傻啊。”林敬言说,“总要买点东西纪念纪念。”

他俯身把那枚戒指捡起来,像是做出什么重大决定,把戒指翻了个面。

手中的戒指折射出的光芒染上方锐的眼眸就像是在宣告他人生的阴霾终于结束,而且不会再来。

他忽然就想起林敬言的眼镜框,他装斯文的样子,有关呼啸的林林种种,和已经不属于自己,却在此刻怀旧的过去。

戒指上刻着生日快乐,晃得眼生疼。

他从未想过林敬言没有一天忘记那个特殊的日子,只是自己疏忽等不到他把礼物拿出来的那一刻。

<<<< 06.

方锐讲完故事已是日落时分,他的眼神停留在对面的落地窗上。我觉得他不在看玻璃窗倒像是在看过去。

那一片影子里藏匿着过去的回忆,回放着他最美好的生活和他最好的搭档。

“想不到你这故事还那么文艺,但可惜被你以叙说就变了味。”我无情的嘲笑他。

他也就接受了嘲笑,然后站起身拍了拍裤子,把贴在裤子上的草拍落。

我想,于他来讲,也许那个背包不仅仅是一件物品,而是一段时光一个人。也是在无意之中,他承担起了这个包里的一切,因为未来,也许再沉重,但真的不尽美好。

“那你想不想他啊?”我特别欠得问了一句,目光落在远处停歇在一边的白鹭上。

他笑了笑,好像在考虑了什么后说,“当然想啊。”然后过了一会儿,好像觉得有些不妥,又加了一句,“毕竟我超崇拜林大大。”

我看着他,有一句话没说出口——其实你在我面前说想他,也是没有关系的,因为他是不会知道的,你也永远不会尴尬。

第二年——

今年情人节的竞技周刊,采访对象选择了以前玩荣耀的老将们。大概考虑到荣耀将在最近几个月停服,也算是为这个红了好几年的游戏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主编说,以前我的关于荣耀的采访做的很成功,他希望我可以以这种方式继续这个采访。这个采访大概是一种很特别的方式,只透露声音,而不透露名字。包括我,也看不到他们究竟是谁。

这次采访是和电视台合作举办的,当组长将新的一份企划递给我调侃的说了一句,说这次采访帅哥美女很多注意一点别犯花痴了。

为了这次的情人节特别节目我特地向方锐请教如何不紧张的方法,他说捏着鼻子瞪眼喘气特别有效,我一听就知道这明摆着整我嘛。但是到了真正采访那天我的心还是无法平静下来。紧张的看着会有什么样的人走上来。

上天一点都不公平,当我听到他们的声音,我就被主编这奇葩的采访方式给折服了。因为我只能凑合着猜是谁。

我猜第一个人,那是以前轮回战队的杜明,在不懈努力下,他的坚持最终还是打动了唐柔女神。

很美好的初恋故事,把当初的青涩都带给了我们。我不记得那是一个怎样漫长的追求,但是至少结局让人感动不已。

最后,另一个人开口了。

他的声音很好听,就像大提琴弹奏出的声音一样浑厚富有磁性。

“我要讲的故事和大家不同。”他忽然又沉默了一分钟,“我要讲的,是我曾经的搭档。”

采访完后我立刻冲回家,有多少年我没有被故事感动过。他讲完后整个演播室没有一点点响声,不知道是谁的抽咽声打断了这份平静,然后大家都哭了。

我没有猜到他是谁,可能是时间久了,我也淡忘了吧。因为整个过程那个人都是用他这个字来描述的,我有些不解,却没来得及开口问出。

回家后,我迫不及待的去敲方锐家的门。

“我特意要了录音回来。”我说,“你看看我今天采访的过程,你看看是不是有熟悉的人?”我将手中的录影带递给方锐,我很好奇他会不会认识其中的人。

录音放着,屋内很安静。当放着唐柔用温柔的声音说着关于婚礼的事,我用余光看见方锐的眼睛里流转着一种名为祝福的神情。

当录音放到那个男人说话的时候,我忽然听见一旁有低低的声音。

转头一看,方锐捂着嘴,瞳孔放大一脸不敢相信的神情看着那个录音机。短暂的惊讶后便是眼泪夺眶而出。

尾声.

我已背了它六年半。

遗憾的是,它已与你无关。

—FIN—

评论(21)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