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失联的妖酱

很高兴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

【正帝】 软肋 [完结。短篇]

软肋

我们跨出狭窄的牢笼之后,是否还能一如既往的露出笑容呢?

1_

“你在利用的,是那个叫帝人的发小啊。”

“利用帝人…我?”

“不是吗,你只是在想,只要能救出深陷困境的伙伴,当初抛弃了自己的女朋友的罪就可以因此而赎清了,不是吗?”

“…这个”

“这样一来就可以毫无愧疚的和朋友重归于好,你敢说你没有这样的打算。”

---

纪田正臣最后悔的事,就是让龙之峰帝人来池袋。

他贪婪地,想欺骗自己,他所有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友谊,他告诉自己当初没有救沙树而是一次又一次给临也打电话不是自己的错。

即使自己是贪婪的,想得到对方的信任。即使是自己的懦弱,而让事情发展到这样的地步。果然,是自己太弱小了吧,没有能力去保护,自己想拥有的人。

虽然嘴上不承认,但,这也是事实吧。

他永远无法忘记的,是和帝人在夏夜里的时光。

“但,但是那个布和蜜蜂是我们的。”戴着帽子的他认真的说,一旁的少年抿着嘴表情严肃。

“这是分给你的份,分给你的份。那只独角仙卖了个好价钱。”他伸手去拍了拍帝人的背,然后指着那个人,咧开嘴笑着说。

2_

他看着帝人跪在地上哭着,他躲在电线杆后。

正臣,不管你身在何处都不要再寻找我了。

请放任我留在孤独中。

---

上帝用七天造亚当,取出亚当的第七根肋骨造了夏娃,从此夏娃就是亚当的软肋。

纪田正臣从未想过,原本无话不说形影不离的三个人,都把自己的秘密藏在了阴暗处。

帝人从不了解他,他不了解自己和蓝色平方的过去,不了解自己和沙树的过去。

嫉妒过吗,嫉妒沙树从来都把临也当作神一样的存在,可是最后她还是背叛了自己的神,因为她是真心爱着自己的。

害怕过吗,一遍遍给临也打电话,想象着最后他笑着把未接来电记录给沙树看的时候。

暴怒过吗,看见沙树被折断了腿自己却无能为力,明知道是自己的无能却还是装作不懂。看见过去的那个人,不顾一切去伤害。

那么对于帝人,又是什么。

3_

最后的那两枪,作为结尾。

---

走马灯一样过去的回忆,竟然是那个黑发少年张口喊着,“正臣。”的模样。

是自己做着夸张的表情讲了笑话后放声大笑的模样。

人都是贪婪着的,就像现在,贪婪着过去拥有的东西。

明明他那么努力,却还是要被伤害。明明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却还是被卷入这场风波。

明明自己可以离开池袋不再回来的,却总是在各个细碎的、猝不及防的瞬间,一些来自过去的遥远的画面,就会来占领自己的大脑。

一闭眼,就看见一个人咧开嘴温柔的冲自己笑。

一回头,放佛就看见某个人和自己坐在天台上享受着午餐。

一晃神,耳边全部都是那个人的声音。

无法运转了啊,身体。

怕自己露出悲伤的表情,索性彻底关闭开关。就算心里明白,你就是我的软肋啊,是我唯一的缺陷,我却还是要靠近你,尽管自己伤痕累累。

很累。累得快要死掉了。

纪田正臣心不在焉地想。

然后他就感觉一只手摸到了他的头上。

很轻很软,就这么一下一下慢慢揉着他的头发。

他没有睁开眼睛,他想要固执的认为,这就是帝人了,我们又回到原来的样子了。

于是无数的记忆又潮水般涌了上来。

那些盛夏时节去捉萤火虫的夜晚。

那些自己讲完笑话后他笑起来的面庞。

那些在街道里孤独行走想到的是彼此的身影。

还有最后自己眼睁睁看着他手握着枪支,对着自己。接着,就是两声残忍的枪响。

每一次每一次。他都记得。

再见了。不要再出现了。

4_

其实他是知道的,一开始就知道。就算知道龙之峰帝人是纪田正臣的软肋又怎么样,他们再也回不到那天。

贪婪,贪婪着美好的你和那时的自己。

让我,再看一看,你笑起来的样子吧。

Fin.

这里是妖酱www欢迎勾搭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