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包治百病的妖酱

很高兴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

【恋与男神x你】关于他不经意的温柔

★我们的口号是——苏苏苏苏苏!
★提前的开学快乐!

-许墨
醒来便躺在一间冷色调的房间,手腕上绑着一条黑带,略微有些粗,然后连到一旁的电脑。
你坐起身,见他端着一杯热水缓步走来,杯中的水还冒着热气。
“醒了?”
“嗯。”
他将水杯递给你,你左手接过,他又忽然将手指放在最接近颈动脉的位置。
他是想测谎,这样便可凭借跳动的血管去辨析你回答的真假——以你身体下意识的反应。
他的手轻柔地覆在你颊边,拇指不经意般娑过唇角,眼神温柔又缱绻地望向你。
然后他俯身,在你的唇边落下温柔一吻。
感觉心跳有些加速,同他对视的瞬间他忽然一手扣在你的脑后,就这么强势地吻下来。
唇齿相交,你身后被他另一只手抵住,身前是他拥上来的身体,进退两难。
他究竟是爱你,还是只是为了测试你。

情欲来时都猛烈,退潮的时候太落寞了。
以致最后两人都呼吸急促时便停下,留下微微喘气的间隙,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微不足道,即便是谎言也不必去揭穿。
与你一起的人间烟火都太迷人了,所有原始的冲动都可贵。
所以他一句也没有问,他也不介意你的答案了,只要你在身边就好。
那个绵长而热烈的吻持续时,脑海中尽是过去的影像,比如你背着他拴围裙洗碗时,比如雨后同撑一把伞,比如用书本挡住的那个浅尝辄止的吻。
想要太多太多,想索取更多,又舍不得。
最后他在你耳边,声音低沉,“想要你,可以吗。”

-李泽言
大概成为他的夫人,就注定了你不是那种会撒娇的性格。在外人眼中,你在专业领域是优秀而迷人的,就包括在他面前,你也是矜持的态度,不会过分也不会冷淡。
记得有次他出差未归,因为前些天淋了一场雨而换了重感冒,在工作单位脸色很不好,再加之晚上加班最后昏睡在办公桌上。
回家时是闺蜜开车接的,迷糊中听见她给李泽言打了电话,听语气有些急,她本是那种性格的人。
后来一觉醒来已是半夜时分,忽然看见床头手机上正显示着他的来电,你接起。
“身体怎么样?”声音从电话那头絮絮地传来。
“没什么事。”你说。
忽然就莫名的微笑起来,你抱着枕头,下巴搭在上面,窗外是淅淅沥沥的雨声,又听见他的声音,“怎么不打电话给我?”
你仍是笑,转头看向窗外潮湿的地面,缓缓开口语气轻柔,“我是怕你烦。”
那边的声音断断续续,隐约可以听见酒杯相碰的清脆声响,以及饮尽后互相倒酒谈公事的声音。
他那边,应该是在应酬,你这样想。
那边忽然就没声了,你不解,喂了一声,“是信号不好?”
耳边传来的是他略微沙哑的声音,“粘人一点,也好。”

-白起
某个周末休息日你悄悄溜出家去找他,没想到最终却是在医院里见着他时,见他穿的单薄,手上包扎着白绷带,黑眼圈有些浓。
还未走到他身边,便听见他的咳嗽声。
走过去,伸手便是摸他的额头,他有些意外见到你,却在两秒的讶异后温柔地笑了起来。
“你来了。”他说。
你的回答却是牛头不对马嘴,“你在生病吗?”
问完便觉得自己的问题很没有意义,额头都那么烫了,怎么可能不是发烧呢。
你有些无措,想问问他发生什么事了要紧吗,想说几句话责怪他的不小心,可见他这副模样,只想安安静静地抱抱他。
“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啊,真的是要被你气哭了。”你有些小脾气地小声抱怨。
他笑了,“嗯,你怎么这么爱哭啊,我的小女孩儿。”

-周棋洛
那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从公司提前下班,没想到见他在楼下等你,车停在一边,他靠在车旁。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有些忙。”你笑着问他,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他接过你手里的包,拉开副驾驶车门,“嗯,请了个假,想要和你一起去吃个饭。”
你笑着应他,也没多言,把他车上你买的一盒木糖醇塞几个到嘴里。
是在城中心一品粥道吃的晚餐,你们像往常一样的闲聊,聊工作,你会向他吐槽今年冬奥会的裁判,而他会和你一同吐槽,顺便聊聊剧组里发生的趣事与自己的日常安排。
在送你到家的时候,你本打算下车,却发现车门没有解锁,你有些疑问地看着他,他微咳一声,说,“其实今天是想说,薯片小姐,你不妨认真考虑一下,让你的未来,有我。”

Fin.
撩撩那里的人体测谎是大概去年微博上的一个特工梗x

评论(7)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