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包治百病的妖酱

很高兴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

【林方】平凡爱情


★一些平淡小事
★情人节快乐!!

林敬言不是没想过很久以后的日子,年轻的时候时常想。
比如想在市区好一些的楼盘买一套房,一套三的样子,最好是离百货商场近一些,离公园近一些。比如想养一只猫,或是一只狗,当然,乌龟也行。比如想开一家情怀的花店或是咖啡店,不用很大,就开在某条街的拐角。
后来过了很多年,在某个夜里忽然想起原来的想象,有些不一样,又有些相似在意料之中。
他们真的买了在公园与百货商场旁的房,只是方锐很少去购物或是散步。他没有养什么小动物,大致是两个人就足够了,或者说,自己养一个就够了。也没有开一家店,倒是偶尔,会去街边咖啡店坐坐,和老板聊一聊曾经的辉煌,聊那些咖啡馆里年轻人们不懂的话题。

他们的生活好像一直都平平淡淡的,这些年退役后也过得充实而快乐。
喜欢在一个夜晚,一起坐在客厅里的地毯上,关着灯,看养在鱼缸里的鱼。
并肩盘腿坐在地板上,身前也许会摆一些切好的水果,还有一盘鱼食。
很静,林敬言也不多说话,就看着方锐把鱼食丢进鱼缸里,看灵活的小鱼在水中穿行。
他就这么看着,偶尔,会用牙签塞一块水果到方锐嘴里,然后沉沉地笑出声来。
后来索性就靠在一起,因为没有开灯,只能借着淡淡的月光看清彼此的侧脸。
会低头说些平时不讲的话,也会回忆以前的彼此有什么糗事。
比如,林敬言总笑方锐,以前一打雷总是往自己床上钻。方锐则打死不承认,非说自己是过来取个暖。
其实这事儿发生在夏天,方锐的谎言便不攻自破。
又比如方锐有时会认真问林敬言,关于悄悄为他转型又一字不说的事。但林敬言只是笑笑,也不正面回答。

偶尔闲下来的周末,也会打起荣耀来。
可要是一打起来,就没完没了。所以总会在最后互拔对方的网线。
会忘记吃饭忘记喝水,方锐本是一个不太注意自己身体的人,随随便便的泡面就可以解决一日三餐。但林敬言不是,他会潜移默化地改变方锐的习惯。
有的时候只开一个号,玩荣耀的人也少了,幸运的是,那个承载着他们青春岁月的游戏还没有停服,尽管似乎成为了缅怀过去的名片。
方锐自己玩着,林敬言会在他忙碌时,推开虚掩的门,端一杯白水到他身前的电脑桌上。
然后安静地坐在一旁的床榻上,看他认真地操作。
方锐的手很漂亮,在键盘上灵活地来回敲击。
林敬言也不打扰他,偶尔看屏幕看累了,就看看窗外的景致。夕阳落山时,光影投射到透明的茶杯上,透过,不经意间留下一道掠影。
直到听见厨房的电饭锅的声响,走到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吃饭了。”

他休年假的时候,大概是你们待在一起最久的时候了吧,不用担心忽然一个电话被叫去出差,可以好好享受一下二人时光。
一般,他们总是回去沿海城市住上两三周,后来,就在海南买了套小的海景房,冬天时去过冬。
白天的时候就坐在沙滩椅上看书刷微博玩手游,或者陪别家的孩子一起抓寄居蟹,然后放进遮阳帽里。
晚上,沙滩上的游客也走尽了,林敬言穿着米色短裤和人字拖,方锐索性就光着脚,然后在沙滩上散散步。海潮退了又涌上,偶尔会漫到脚底,他们会聊很多,聊工作,聊最近看到的段子,聊国家大事。
也许夜空中星星只有几点,他们就缓缓的走,留下四串脚板印。
林敬言像是忽然想起什么,轻声开口,“下午看你和孩子玩得挺开心。”
方锐笑着应着,小孩子嘛,都是喜欢小动物的,喜欢堆城堡,喜欢把自己埋进沙里,挺有趣的。
他笑了,“不如领养一个孩子吧。”

当然也不避免和对方冷战的时候,方锐喜欢到一家有格调的咖啡馆。
那家咖啡馆格外简约,其中有一条长廊,每一个小方桌只有两个高脚椅。
他喜欢那里的柠檬芝士蛋糕,大概点一个蛋糕,一杯美式咖啡,就可以解决一顿晚餐了。
那天也是这样,他坐在靠窗边的位置,看天色阴沉许是要下一场大雨,毕竟几天连续的闷热天气。出门时有些急,没有带伞,想着若是下大雨,就现在咖啡馆里避一会儿雨再走。
正想着,忽然有人坐在了自己身边的那个位置,抬头,发现林敬言穿着一件衬衫,坐在身前。
“你怎么来了?”装作还有些惊讶。
“猜的,就来这里了。”他说得很慢。
林敬言没有多说话,提起桌上的手提包,身体前倾,对方锐说,“好了,不闹了,回家。”

某天,忽然想起刚退役那阵子,要开始新的选择去适应新的工作。那段时间两个人都不容易,相见也难,各有各自的心事。
只是某天回出租屋时,那是方锐少有闲下来陪他的日子,他们一起乘地铁回去。
他当时才换了新的工作,手里提着个大袋子全是衣物一类的日常用品,那个时候两个人都累得要命,靠在一起坐在地铁的长椅上睡着了,等林敬言醒来时才发现已是傍晚,不知坐过了几个站。
靠在自己肩上的方锐还处于睡意的状态,林敬言微微地了低头,吻了他。
车厢里没有人,大致是因为晚了,他忽然就想起句歌词,前段日子在百货商场里听到的,又转而觉得自己有些矫情,不觉笑了。

“他们住在高楼,我们淌在洪流。不为日子皱眉头,答应你,只为吻你才低头。”

Fin.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