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包治百病的妖酱

很高兴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

【全职男神x你】哄你的一百种技巧

★多人向
★梗源于微博
★快拿小本本记下来
★姑娘们元旦快乐【双手合一】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你是一二。

———

-喻文州
和他闹矛盾的那一夜,下了一场磅礴大雨。
那是你大四的时候,正在为大学考试周准备时,偶然发现他在朋友圈发的照片,猜得出他在图书馆。
再转头看向窗外,早已从淅淅沥沥的小雨转为倾盆大雨,打在房檐上的声音很急促,也扰得人心烦。
本是在宿舍复习高数的你,思考片刻后,想到昨天天气预报是晴,他或许是没有带雨伞的,便拿起一旁的外套和伞匆匆出门。
一路小跑到图书馆门口,还未来得及给他发一条短信,便见他和身边的女生并肩走出来。
女生笑着,大致是没带伞希望他能够帮忙遮一段路,他思考了几秒后答应,举起雨伞走进雨幕里。也不知,他们在说些什么,他是笑着的,伞的大半部分往那个女孩的方向倾。
你忽然,就有些无措了。
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跟着,待到他把那女生送回宿舍,转身时才发觉站在身后,隔着约十米距离的你。
雨幕沉沉,隔着雨雾,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看不清表情,但他从轮廓便认出是你。
他走过来,蹙着眉问,“外面凉,赶紧进去吧,怎么这么晚还在外面?”
你没回话,盯着自己的脚尖,不知道自己在矫情些什么,多大的人,还因为这点小事难过。但你又抑制不住这莫名的情绪,联想到,他对每一个人,是不是都那么温柔,而你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你会不安心,因为你不知道,他是对所有人都那么温柔,还是在关心你。
“没事。”最终你开口说,仍然道了晚安,直接回了宿舍。
当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每一个人都会小心翼翼,都会觉得自己不够好,会有很多的猜疑,一般出于自卑,一般则出于骄傲。希望能被温柔对待,却更希望能被特殊相待。
那晚, 在冲了个热水澡,吹头时收到了一条来自他的短信,只有“十二”两个字。
你不解,犹豫片刻回了一个问号。
约过了一分钟,他的电话打来了,声音很轻,在电话另一端裹挟着渐小的雨声。
“朋友,故乡,恋人,家人都是十二划。十二,是难忘。
你于我,就是这么重要。”

-张新杰
和他在一起的那一年,你们正好大一。
在一起是你主动的,第一次牵手是你主动的,一腔孤勇追随着他的脚步。
记得那时,他对你说,“我没有喜欢女孩子的经验。”
那个时候,真的想要的不多。
他真的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他对自己的时间有精细的规划,甚至对你也是一样。
后来毕业了,他的生活也越来越忙,与你相处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了。
你约他或者同他打电话,结尾都是他有事或者很忙,不得不离开。
忽然觉得,好像从这段感情一开始,他都是被动的,他真的如你所说,陪伴你,提醒你生理期提醒你睡觉,到后来,问候也少了,只剩几天一次的短信。
你忽然就有些释然了,有些,想放弃他了。
一直到后来的周五,意外的他回家了,没有提前通知,只好临时加了几个菜。
吃饭前你对他说,“新杰,你知不知道爱情不仅仅是一日三餐式的嘘寒问暖。”
他看向你,大概看出你的小脾气,轻声解释,“最近有些忙,所以没有顾及你。”
然后你们都沉默了。他知道,这是最苍白的解释,但这便是事实。
你没有再多说些什么。
晚饭后,你回到厨房收拾碗筷,他则一直靠在厨房门口看着你,但你没理会他。
正做着,腰上突然环了一双手,扭头便有一个吻落下“最近辛苦了,夫人”。

-韩文清
你和他吵架了,因为一些生活的琐事,他也刚从战队回来,本来有很多事要处理,再加之你这一闹,估计脾气也不好了,凶了你几句,黑着脸离开餐桌,坐在沙发上也不看你。
以前吵架,从来都是你扯着嗓门喊着要走,他会和你冷战,最终还是哄回家来。
这次不一样的是,你见他无所谓地黑脸坐在沙发旁,不愿理会你,看着电视广告也不说话。
你一个人开始抱怨他,说你的苦衷,说他总是以借口来敷衍,说到激动的时候,你摔了碗。
“还闹?”他是真的生气了。
他起身,拿起搁在一旁的外套,出了门。
你愣在一旁,半晌,把碎一地的瓷碗,闷头弯腰拾掇了起来。收拾餐桌,剩下的菜冻在冰箱。
洗完碗后给他打电话,他没接。后来再打,这次通了,但电话的那边是一个女声,那边很吵。
你索性就挂了,发了条短信,说你等他回来。
那一夜里他都没有回来,你等了一夜,本来想等他回来认个错的,却没想到没有等到。
后来收到一条短信,来自他,“他已经睡下了。”
你忽然就想,是那个女人发的?接电话的女人?
有些烦躁,索性把手机丢在家里约着好友去浪了一下午,购物喝下午茶,晚上去大排档一人要了瓶啤酒开始干。
他来的时候,就是见你醉得不省人事的模样。皱着眉走过来把你搂着,扶着你上车,你却仍同他生气,“你还管我干什么?”
他知道你是误会了,也知道现在同你解释同你讲道理都行不通,干脆把你塞进车里,系安全带时俯身吻了你,“我做不到不管你,任何事。”

-黄少天
你们是异地恋,他生日那天,你买了车票匆匆赶去那个城市,本想给他一个惊喜。
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却是关机,估计是开的飞行模式,便决定在宿舍门口等他。
他迎面走来的时候,还在人群里,你便认出了。他和身边几个好友,还有左侧站着的姑娘聊得很欢,没有看到路边的你,从你身前就这么经过了。
你看着他们背影,半天没有回过神。也不知是谁说了什么事,那姑娘忽然揉乱他的头发,他身边的男生便开始起哄了。
你犹豫三分,还是决定走过去,在他身后叫了声他的名字。他回头见是你,眼里尽是惊讶与欣喜,却见你侧头看着他一旁的姑娘,走过来拉着你解释说,是同一课题的同学,别误会啊都是好朋友。
这个生日庆祝过得很累,后来等大家都离开了,只剩下你和他,他意外的没有贫嘴,没有说着很多废话。
你停下脚步,转头跟他说,今晚没有月亮,少天,我过得不开心。
他挠了挠头,然后掏出手机点出了月亮的emoji。
“这儿不就是月亮嘛。”
他说着抱了抱你,呼吸扑在你的皮肤上。

-周泽楷
和他是发小,他搬家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你家正巧在隔壁,从此就成了邻居。
他父母都是很随和的人,却不知为何儿子天生不善言谈,对任何人都有一种礼貌的疏离感。
他不爱说话这件事,在儿时成了交际的一大问题,为此他妈妈还专门找过你,让你照顾着他,于是你特别乖巧地整日陪伴在他身边,不过后来,你发现这都是没有必要的。因为他的这张脸,注定是整天被女孩子包围着。
后来在某个夏末,你向他告白了,那是一个静谧的夜晚,第二天你就要奔赴另一个城市读大学。他似乎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有些惊讶,愣在那儿好一会。
你叫了声他的名字,他没有应答。
你也有些无措,没有等到他最终的回答,转身就走了。
后来假期回家时,他妈妈托你给他带去一些家乡的特产,他没有回家,听说是学校还有些事,他妈妈怕他吃不惯,只好拜托你了。
绕了很远的路,才到了那里。没想到,远远便看见他在便利店门口,穿着件卫衣,戴着帽子提着超市买回来的日用品,后面跟着一个女孩子,在他身边笑着讲着话。
他似乎打算骑一辆单车返回,女孩子不会,纠结半会儿她说,“不介意的话你载我,我可不重的。”
他想了想,没拒绝也没答应,但抵不住那姑娘的意思。
她的手搭在他的腰上,他显得有些拘束。
还未骑走,他抬头,就看见你了。你本想转身就走,可现在进退两难,最终还是他走到你身前,从袋子里拿出一瓶矿泉水。
你没接,把他妈妈托付的东西交给他。
“小周,这是?”你还未问出口,他便回答了。
“不是。”
“…”你有些无话可说,“那我走了。”
他似乎是有话想说,却终究没有开口。
后来的圣诞节,他忽然给你打了个电话,问你,愿不愿意在一起。
电话那边很吵,还有起哄声,感觉是在和朋友聚会。
你不知道他是否是清醒,但你还是一字一顿地告诉他,试探他,“小周,你知道吗,比起心动的,我更想找一个心安的人。”
如果你在我抓紧你的时候犹豫,在我决定离开的时候,你才发现非我不可,那么我们注定会成为遗憾。
然后电话那边忽然安静了,你听见他说,“我来找你。”
没法拒绝,你知道的。
即便是告诉自己不要喜欢了,不适合的,但听到熟悉的声音,在楼下见他一路小跑而来的身影,你就知道,没办法的。
有些鼻酸,街道上都换上了圣诞的装饰,或许是因为节日,街道上的人比往日多了些,他穿着一身黑色风衣,额前的发有些湿,在人群中很显眼。
你见他穿过人流,就这么走到你身前,然后他蹲在你面前说,“不哭了,我的手给你牵。”

-苏沐秋
你做了一个梦,梦里是一个冬天。
天气暖和得不像话,无风,晴朗。你站在落地窗前,看落了一地的叶。
印象中和他认识,是因为沐橙。记得那日沐橙生病,因为平时同路,老师托你把作业带给她。敲门时,开门的是他,略微慵懒的眼神,疲惫的笑容。
后来,他无意中的遇见,把被困在雨中狼狈的你送回家。也碰见过在公园写生的你,那时他手里提着个西瓜,他在你背后拍了下你的肩膀,吓得你画笔落在了地上。
记忆中最深刻的,是某次因为停电去网吧,偶遇他时——那时你们已经熟识。
你走过他跟前的时候有个女生问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他就指指你——“这样的。”
而这每一天,你们有所交集的每一刻,都被你记载了日记本里,千遍万遍描写的背影。想在十八岁那年,送给他。
但是故事在你十六岁的夏天,画上安静的句点。
后来昨天,你做的这个梦。
也不是没有梦到过,不过都是以前琐碎的片段,只是这一次,显得太过逼真,以至于醒来时发现枕头被打湿,心里是空落落的。

梦里他仍是原来的样子,背着光站在你身前。你哭着想去拽他的手,却是落空了。
耳边的声音格外清晰,
“不要哭,好好为自己努力,祝你快乐。”
​​​
Fin.

向2017做最后的道别w

评论(11)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