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失联的妖酱

很高兴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

【全职男神x你】他甜起来需要理由吗


★多人向
★关于你想不想我的话题和他对别人说起你时
★晚来的中秋快乐w来自懒癌晚期的挣扎

-喻文州
国庆长假打算去广州找他,无奈于临时工作上的需要,你不得不提前回去。
就在离开的前一晚,和他一起去广州塔下散步,因为是节假日,情侣很多,倒也有好些游客,牵着孩子在江边照相。
因为人多,他挽起袖口,然后牵住你,对于你小声说的那句“又不是小孩子了,走不掉的。”不予理睬。
索性就倚着一旁的栏杆看对岸的夜景,他站在你身后,半搂着你,抵着你的背,气息扑在颈部,有些微微发痒。
“文州,其实来广州这么几次,都还没有上去看过,每次都是走得匆忙。”
“以后机会不也很多?”他反问你,带着些许笑意,“下次就可以。”
听着他的回答,你转过身去正对着他,心情有些百味杂粮,稍稍踮起脚凑在他耳边, “可是下次见面什么时候?”
他笑了,是更随性的笑,俯身,也凑到你耳边,声音低沉,“你想我的时候。”

-韩文清
中秋那晚已和他走亲访友,探望完彼此的父母回到家中。晚餐后颇为无聊索性在电视机前等着中秋晚会,你剥开了颗柚子,递给在一旁看手机的他一牙,然后又拆了盒月饼,自己不亦乐乎的享受起来。
说来,霸图也真是良心,每人发一盒月饼。
他似乎对晚会节目不感冒,只是你偶尔会和他闲聊,说这个节目不错,这个节目的小年轻不行什么的,然后他才会抬头看几眼。
晚会结束得早,你便央着他到阳台上赏月,其实这几年中秋不一定能见着月亮,幸运的是,今年有。
你靠在他怀里,有了些许困意,却忽然听见他说,“去年这个时候,你抱怨说家里没气氛。”
去年这个时候,他重心完全在工作上,你不过是有意无意提及一句罢了,还顺带说了他没情趣,也没料到他记得这么清楚。
“都陈年旧事了,怎么还记这么清楚?” ​​​你抬头问他。
他语气难得温柔,“关于你的。”

-叶修
中秋那晚和朋友出去血拼一下午,晚餐后回家,因已是深秋,天也逐渐黑得早些,回家时在便见他在门口等你,靠在一边,姿势挺接地气地抽烟。
你看向他时还有些疑惑,记得是给他发过短信说明的。
他先开口了,“怎么,哥不来找你,你就这么端着啊?”
你没回话,皱了皱眉,“怎么又抽烟?”
“庆祝传统节日。”他一脸正气地说。
你翻了他个白眼,他也没在意,跟着你进门,换拖鞋,继续打趣着问你,“不来找你,你就不想我?”
“想。”你敷衍他,“你呢?你是怎么想我的?”
自以为抛出了一个很机智的问题,却见他慢慢靠近,然后碰了下你的唇,挑了挑眉轻声说,“是这么想的。”

-王杰希
第一次见他家长,就是在中秋。那时因为晚上可能他会开车回去,亲戚好友又在他家,不得不喝酒庆祝一下,你便替他拦了酒。他当时蹙眉看着你,你却告诉他没事,晚饭后却实在不行在他房间里小憩了一会儿。
醒来时正准备出门,还有些担心他母亲会不会有些介意什么的。却听见他和他母亲的谈话。
“杰希,只要是你喜欢的,妈都不反对,妈相信你有明辨是非的能力,这姑娘也是书香世家,妈也放心。”你听见他母亲的声音,语气温柔。
然后便是他带着笑意开口,“妈,她就是很安静的那种姑娘,安静做自己的事,不闹不撒娇。不是很擅长柴米油盐,也不世故圆滑。是我喜欢的。”
隔着一扇门,握着门把手,听见他不急不缓地说,你忽然觉得之前所有的紧张担忧都是多余的。因为有他,有他站在你身边。

-林敬言
和他的婚礼是在中秋,没有请太多人,便是圈内一些好友,一些较好的同学同事,还有便是各家的亲戚了。
婚礼比较传统路线,没有教堂里神父的独白,就是在酒楼里,请了个主持,过程也被缩减到最基本的。
他握着你的手走过宾客,耳边是经流而过的掌声,也有几个俏皮的口哨声,你本是害羞的人,自然也不知如何回应熟人的起哄。
他倒显得应付自如,也会体贴你穿高跟站着迎客累时,扶着你的腰。
最后有一个环节,问新郎想对新娘说些什么吗,你看向他,才发觉,他仍是戴着平光眼镜,只不过穿着正式,却和这么多年来没什么大的变化,不过是是眉目间多了几分成熟稳重,眼角多了几分疲惫。
恍惚间听见他缓缓开口,“希望这么多年,我们互为馈赠。”

Fin.
老林那个,是想起张若昀在慈善晚会上说的那句,希望我们一直都是善良的人。
真的觉得,这样的男人,真的是一举一动一字一句都透着苏呀。

评论(12)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