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失联的妖酱

很高兴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

【全职男神x你】每天都被苏到怎么办

★多人向开个文州的车x
★好久没开车的激动
★一句话撩翻全场技能get
★一个想了很久改了很久之前有个框架的沐秋中篇

-王杰希
那日最难得的两人都空闲的周末,和他一同去商场看了场电影。盘算着自己衣柜里这个季度的衣服还挺多,便顺便陪他去选些短袖。
你挑选了一件白色衬衫递给他,“试试。”
他是天生的衣架子,你待他从更衣室出来,走到他身前给他理了理领子,“很好看。”你说。
你一向是相信自己的眼光,不论是对于人还是衣服。
他也笑了,低着头对你说,“那夫人觉得,是人好看,还是衣服好看?”

-喻文州【有人在家时
正在客厅里给保洁阿姨帮忙时,看见放在茶几上他的手机响了,见他在二楼的房门敞开着,想都没想便进了门。
“你的手机——”
话还未毕,便被眼前的景象惊住。
一件白衬衣搭在床边,他站在衣柜前,半裸着上身,腰身被身后的某一光束勾勒出。
听见你的声音,他顺着看向你,缓了缓手上的动作,挑了挑眉,“嗯?刚才说了什么。”
你将手机递过去正打算离开,“有人找你。”
他却直接反握住你的手腕,恰逢此时,手机铃声便停止了。
感觉到腕上他的用力,被他微微一带抵到墙上,然后靠过来。
你毫无防备,扑面而来的是他沐浴过的香,有些淡,却惹得你心跳。
你伸手推了推身前的人,“一会儿阿姨要进来打扫。”
他喉结动了动,反而得寸进尺地一手扶上了你的腰,一双深邃的眼注视着你。
你知道,他很清楚你的权衡,也几乎完全猜到了你的反应,所以他波澜不惊。
他伸脚勾过了房门,手指沿着你脊背的线条向上,有些试探的意味,本是身着轻薄衬衫,隔着衣料都可感觉到他手心的热。
下一秒便吻上你的唇,感应到他的心跳,来不及思考,便双手环上他的脖子,想要回应反客为主,却在一瞬被他含住。
他扣住你的肩使你转身,抵到床沿,似是迫不及待,温热的手掌滑入衬衫的下摆,贴上你的皮肤,辗转于腰间一会儿后,顺势往上。
你反射性向后退了些许,“干什么?”
他看向你,将你垂下的耳发捋到耳后,笑了,“你说呢?”
你才忽然觉得这个问题的无意义。
他忽然低头,用额头抵住你,手仍然不安分地覆上你的胸前,你念了声他的名字,他仍是不动声色地继续,解开你身后的内扣,抚上细腻光滑的皮肤。
“我要继续了。”他俯身在你耳边说,呼吸与你的卷到一起。

-张新杰 
汽车送去保修的日子,他索性就陪你坐公车上班。
上班期公车是有些拥挤的,你不会去同小孩老人抢位子,就站在离车门不远处。
红灯忽然转绿时,公车重新启动,正给手机开机的你有些踉跄,还好他在你身后扶住了你,才得以避免摔倒。
就在那一瞬里他握住了你的手,五指相扣。
你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在公共场合愿意和别人做出亲密动作的人,哪怕是你。
本以为他会松开,没想到他一直这么紧握着。
车厢里仍是吵杂的,有中学生的交谈和成年人的通话,你侧头看着他,“新杰,你在笑什么?”
他垂眸看着你,“那你在笑什么?”
嗯,真是明知故问,当然是为你主动牵起的手。

-叶修 
你家和叶家是世交,所以每逢新年佳节时,便避免不了两家人聚在一起吃团圆饭。
曾经儿时他还没有离家时,大人们也总爱开你们的玩笑,毕竟年纪小不懂事也没放在心上。
后来长大了,他早已离家到外,他于你唯一的联系,便是在一些网络平台上看到关于他的帖子或者是报道。
你不是很懂游戏,对于荣耀也是仅仅在涉及不深的范围,而多年后他又被叶秋叫着回家吃团圆饭时,你们才得以再次相见。
久别重逢后互换了对方的联系方式,其实你想,也许你对于他的心思,他应是知道的,即便你也有掩饰,也会有故作的不在意,但是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也想过你喜欢的是那个被网络媒体包装过后的他,还是这么多年里熟悉又陌生从少年变成男人的人呢?
是在第二个一起吃饭的春节,晚饭后陪着小孩子们看了会儿电视,室内空调开的有些热,你索性就到阳台上去吹风。
大约过了五分钟,你听见阳台门被拉开的声音,你看见他穿着一件灰色毛衣朝你走来,停在了你身边。
那晚你们聊了很多,从过去的分别到如今的境况,最后,你看见他眼底一片笑意,就这么偏头看着略微有些拘束的你。
然后你叫了他的名字,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开口说到,
“我不善言辞,独立不喜欢麻烦任何人,心软不好意思拒绝任何人,我有些自卑,却不想让人知道。”
即便是这样,你愿意接受吗,这样的我。
他没有等你说完这句话,在身后众多长辈投来的目光里,就这么从身后抱住你,他的气息扑在你的脸颊,“哥都知道。”

-苏沐秋
你依然记得学校里每年的盛夏总会有雨,你也记得他常去接沐橙的那片教学区,要经过长长的林荫道。
这些都是你给他写信时,跑神撑着下巴,把他安放在过去与无限远的未来想象里出现的。

第一次遇见他,是在一个倾盆大雨的午后,没带伞的你躲在屋檐下等雨势渐小,路过了一对兄妹。那时苏沐秋刚好接沐橙放学回家,他们一人一把伞走在雨里有说有笑,看见了你,递给你了一把雨伞。
这是初见,那时雨幕中他的模样已被模糊,你记得清楚的唯一便是那清澈如水般的声音,那人在林荫道上叫的那一声姑娘。
后来的每一天,你都带着这把伞,只可惜没再遇到过这对兄妹。直到有一天家里停电,迫不得已去网吧下载资料,忽然看见一个侧脸俊秀的少年坐在靠窗的位置,带着耳机,手指在键盘上灵活的敲打着。
你绕到他身后,捂住他的眼,轻声说,“猜猜我是谁?”
忽然就听见他耳机里传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哟,多久找了个女朋友呢!”他没有理会耳机里的玩笑,覆下你的手,眼睛没有挪开,但是开口问道,“你怎么在这里?专程来还伞?”
“家里停电,只好过来了。”你说着,在他一旁坐下,开始接收文件。
后来的每一个周末,你都会到这里来,他一直都是坐在靠窗的这个位置,你透过玻璃窗便可以看见他。
本是不喜欢封闭空间里的难闻空气的味道,却因为这样一个人,每周都愿意花上一个下午,只为坐在他身旁。
你们会聊生活,他会和你聊起沐橙,聊一些有趣的童年囧事。你知道他对于一日三餐的要求很低,所以你来的那个午后,你必定先准备上好一会儿的晚餐,叫上沐橙,三个人就这么在网吧里吃得心满意足。
沐橙大概是被美味给收买了,有次打趣自家哥哥说,不如把你娶回家吧。这句话苏沐秋明显当笑话看,瞪了她一眼,然后转头对你说不用在意。
你笑笑,也没说话。
吃完饭你便要回家了,父母定的规矩可不敢违背,要是他们知道你在网吧,恐怕就不是这么简单了。转身的时候,听见有个男生的声音,他对一旁的苏沐秋说,“这姑娘你认识,介绍给我认识认识?”
你故意放慢脚步,想听到他会怎么回答。约沉默了五秒,他说,“我女朋友。”
后来因为月考成绩下滑,被母亲勒令在家学习,你很久未见他了。
最后,偷偷在一个周末的夜里去见他,他仍是在那个位置,那是深冬的时候了,他仍然只穿了一件衬衣和一件外套的毛衣。
你忽然就想从背后抱抱他。
就像平常一样聊天,你告诉他你最近可能不回来了,他说,你要好好学习,你反驳他,你好意思说我呢。
他把你送回家的路上,在昏暗的路灯下,你忽然停下了脚步,他看着身边的你忽然笑出声来,侧身把你拥入怀里。
“想要这样?”他说。
你红着脸不知道说什么,在他耳边小声嘱咐,“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好好吃饭,换季时节记得给沐橙和自己加衣…”
“我知道。”他说。
似乎还有什么要开口,最终却转为轻轻地揉了揉你的头,有些无奈的神色,摇了摇头。
然后你笑了,也没有说破,转身回家,他看着你的背影消失才离开。

等到那一学期结束,你再去网吧时,却不见他了。第二天再去,仍然没有,直到第三天,忍不住去问了吧台的姑娘,窗边那个长得很好看笑起来很温柔的男生去哪儿了。那姑娘正低头擦着杯子,听见你说,抬头问你,“你不是他女朋友?你不知道?就前几天吧出车祸了,就在前面那个路口。”

仿佛世界在身后轰然崩塌,你听不见任何人说话,只是觉得抑制不住的悲伤。
想哭,但是又哭不出来。最后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家,怎么在卧室里大哭一场,怎么生了一场大病。
后来,你去了原来初见的地方,那个十字路口的屋檐。正巧那天下了倾盆大雨,你看见沐橙一人撑着伞走来,她没有看见你,你没有叫住她。
没有带伞,但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人出现了。大雨的城市显得格外喧嚣,车流不息,身旁的人也路过一个接一个。一路上被踩出无数小水花,走过的人牛仔裤和裙摆已被浸湿,颜色渐深了。
最后你选择,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家。
过往日子里的平淡或是精彩,在呼啸而过的车中一点点消磨殆尽。入眼即逝的路旁草木,伴着车窗透进来的洌风迈入黄昏。
你忽然就想,像父母这样给予你太大希望,他们定不会同意你嫁入普通人家,你本是生得骄傲,他们怎愿你平平淡淡地过日子。
所以,他在的话,你们也不一定能走到一起。
可是,他要是在的话,你愿意抛弃一切,抛弃身后的背景,只坐在他身边,为他做饭泡茶,许他百岁无忧吗?
你想了想,是愿意的。
街灯依次亮了起来,天桥下车流疾驰而过,天色已晚,一旁的街道已是四下无人。
你忽然就想要去远的海岸边,看天空把雨滴结成晶亮的星,看浪起时吞没尘埃。
兴许写下一首歌谱以鸟鸣,兴许碰那画笔,抹上大海的颜色,兴许遇上海潮,留下自己的印记。
然后在归处,饮至微醺。

沐秋,如若我终有了睡意,也有了梦,那就请你,来我梦中一趟。

Fin.
可能看过我文的姑娘都知道我超喜欢和老叶家是世交的姑娘的设定,以及沐秋的年少往事这种。
打算写两个长片来着w
文力浅薄,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

评论(13)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