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失联的妖酱

很高兴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

【全职男神x你】夜深梦醒时的你和他


★多人向
★苏苏苏是我的目的
★夜晚耳边的情话

-王杰希
那日半夜醒来身边还未见他的身影,光着脚走出来卧室,见他仍坐在书桌前,在键盘上敲打着什么,白色衬衫袖子微微卷起来,露出小臂。
你走进,他侧头看着你,本是在笑,当看见你光着脚时微微蹙了眉。
你轻轻地踢了踢他,“这么晚了还不睡?工作又不是一天能做完的。”
他起身把你抱回床上,对于你毫无作用的反抗不予理睬,又折回书房去倒了一杯热水递给你,见你仍是睡意朦胧的样子,轻声对你说,“乖,我一会儿就来。”

-张新杰
你和他之间,大多时候是你主动,比如把往日的短信翻出来看,会发现大多有趣的部分都源于你,而他的回复显得枯燥而乏味。
那是某一夜两人在双人床上不约而同的失眠,你在他身边躺着,不敢轻易做出什么动作,以为他早已入睡,不想打扰到他,直到他发觉一旁的你的僵硬,微咳一声,你才翻了个身缓了口气。
最近好些同学都争先结婚,对于他从不过问的态度,你一直拿捏不稳。带着些许忐忑,仍是心有不甘心血来潮地问他,“我们明天去扯证,可以吗?”
他微微挑眉,没有回话。
你见他无言,自顾自地说,“现在不都是流行先领证,以后有时间再补仪式度蜜月嘛。”
本想继续解释下去,没想到他开口了。
“好。”
回答得干脆,不像是敷衍,但是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也不知是否是真实的。
你推了推他的肩,“新杰,你不是在说梦话?”
“不是。”他阖着眼,轻声在你耳边说,“我很清醒。”

-喻文州
夜里大约因为空调温度太低而醒来时,感觉到他搂在自己腰间的手。
有些痒。
你把手心覆在他的手背上,你轻声唤了他一声,“文州 ”
他听闻你的声音,发觉你手的温度,低沉的笑着搂紧你,“冷了?”
按开床头灯,摸到空调遥控板,调高了几度。
你仍是在他怀里,专注的看着他的侧脸,头发略微凌乱,手仍是暖和的。
大概是这个极为缠绵的拥抱,你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试探性的问他,“其实可以不用忍的。”
他却笑了,“这件事,我可以留到结婚后再对你做。”

-叶修
你们恋情公开的时候,其实还是有些粉丝的反对。毕竟你是圈外人,在他们眼中,只有和他比肩的人才配得上他。
那日你看了微博上的种种评论,半夜里起身到阳台上散心,你知道这一切不是他的原因,你只是有些难受,不清不白的原因。
直到过了五分钟后,你听到他的脚步声,他走近,虚搂着你也没开口,就这么陪着你看街上的车流穿梭与人来人往。
“想那么多干嘛,哥在乎的是你。”

-韩文清
大概成为他的夫人,就注定了你不是那种会撒娇的性格。在外人眼中,你在专业领域是优秀而迷人的,就包括在他面前,你也是矜持的态度,不会过分也不会冷淡。
记得有次他出差未归,因为前些天淋了一场雨而换了重感冒,在工作单位脸色很不好,再加之晚上加班最后昏睡在办公桌上。
回家时是闺蜜开车接的,迷糊中听见她给韩文清打了电话,听语气有些急,她本是那种性格的人。
后来一觉醒来已是半夜时分,忽然看见床头手机上正显示着他的来电,你接起。
“身体怎么样?”声音从电话那头絮絮地传来。
“没什么事。”你说。
忽然就莫名的微笑起来,你抱着枕头,下巴搭在上面,窗外是淅淅沥沥的雨声,又听见他的声音,“怎么不打电话给我?”
你仍是笑,转头看向窗外潮湿的地面,缓缓开口语气轻柔,“我是怕你烦。”
他那边忽然就没声了,你不解,喂了一声,“是信号不好?”
耳边是他略微沙哑的声音,“粘人一点也好。”

-苏沐秋
多年之后,你要回到那小镇。
那里仍是有满街的梧桐,悠长的叫卖声走街串巷,少年的车铃以及少女翩跹的裙角。
你会在清晨去买好瓜果蔬菜,黄昏时分,坐在院子里,时而读书写字,时而蒸煮打扫。
入梦时你垂垂变老,在梦里你依稀年少。
那个少年在某个夏夜里,把聒噪的蝉声甩在身后,与你在树底乘凉。
你靠在他肩上小憩,他侧过头吻了你的额头,然后说了句话,像是一句承诺,很模糊。
梦醒时分恍惚间见他缓缓朝你步来,忽然想起三毛的一句话,如果有来生,要把每次相遇,都化为永恒。

Fin.
注.
沐秋的那一段有借用北岛的一句话。
当时看到那段话很戳心。
很久未见,感谢看到这里还没放弃我的你w

评论(11)

热度(171)